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31|回复: 3

《风雪华亭》第二十七章

[复制链接]

174

主题

1013

帖子

396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65
发表于 2016-4-10 13: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陆华亭一行人坐在了火车上。夏嫣然由于身体不适而靠在了陆华亭的肩上,旁边坐着的是黄少威,他同陆华亭一起,去往蒙古。
陆华亭带了一个手提箱,他的手提箱里,除了一些必要的衣物以外,就都是钱和珠宝。


他的钱,是上一次在蒙古发现的宝藏里面的珠宝,兑换而来,他的珠宝就是上一次在蒙古发现的宝藏里面的珠宝。


如今,他已经算的上是全上海帮派之中,最有钱的一个人,也算是全上海,最有钱的人之一,甚至,可以算的上是全中国,最有钱的人其中一位了。


他的身价已经不同了。


他将自己的宝藏藏在上海的一个隐秘的地方,只有黄少威和他自己知道,那个宝藏在什么地方。


如今帮中的事也主要由杜白狼看管,其次,他上次在西山采石场带回的秦青绶,秦红绯两兄妹,如今也在帮中工作,帮助他料理帮中的事了。
他们坐的火车是开往蒙古的库伦的,因为,只有那里的集市里面,听说,才有很多的新疆转道而来的雪莲花。
库伦,库伦就是哈达林亲王住所的所在地,也是阿桑所在的地方。
阿桑,不知道阿桑现在好吗,上一次他偷偷用小火车将几火车的财宝运出蒙古,就是阿桑帮助下进行的,他又曾经被蒙古政府知道,是全国通缉的人物,当时蒙古政府还在抓他。如今,他又回来了!


在火车上坐了两三天之后,他们终于到了他们要去的目的地!!!库伦!


陆华亭下了火车,他抱着夏嫣然,黄少威在一旁帮助他拿着行李。
就这样,几个人都下了火车。


库伦是一个广阔的城市。
陆华亭在思考,究竟去哪里找寻天山雪莲。


他问了问路,知道,有一条路是通往库伦的一条主要的集市的,而这个集市,也是买中药的集市。
于是,他抱着夏嫣然,和黄少威一起,就去往了这个集市。


他们来到这个集市,看到,集市上面的的确确买了许多东西,有牛羊,有蔬菜,也有很多药。
陆华亭问了问有些买中药的商人,究竟有没有一种天山雪莲的药。


可是,大多商人都说没有,他又仔细的问了问,有些人说有,但拿出来的天山雪莲,给人的感觉,似乎成色又不是特别的好。


陆华亭有些迟疑,但是,为了给夏嫣然治病救命,他又不得不买下几只下来。
这样,从头到尾逛了这个集市,他已经买了三只天山雪莲,又买了两副人参。


正待他想再买一只鸡,想想稍后准备到驻地的时候,用人参炖了,给夏嫣然吃。这个时候,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喊:“宝桑格格来了!大家回避!宝桑格格来了!大家回避!”


“宝桑格格,难道是阿桑???”陆华亭这个时候与黄少威都同时齐齐地向远处望去。


只见,几匹白色的马,拉着一辆白色的马车,就从远处缓缓而来,车上的锦帘被调开,里面坐着一个美丽的蒙古少女。


陆华亭定睛看了看,他认出了,这个就是阿桑。


“喂!”黄少威刚刚想大声的喊她,但是被陆华亭制止了。原来,阿桑她周围都是蒙古哈达林亲王的蒙古皇家卫队。


有一个人跟在后面骑在马上,这个人就是贺贵,是阿桑公主的贴身侍卫。


“我们不能在这里和阿桑讲话,也不能让阿桑他们认出我们。”陆华亭说。


“好,好。”黄少威点了点头,明白了陆华亭的意思。


“我们晚上再去。这里买天山雪莲的人,大多没有什么太好的成色的天山雪莲,而且这种药材又特别特别的稀少,我们今天晚上去阿桑的府宅,去找她。看看她那里有没有好一些的天山雪莲,同时,也征询征询她的意见,看她有什么好的法子没有。”


“嗯,好的,明白了亭哥。”黄少威点头示意。


说罢,几个人就离开了集市。


他们在一个蒙古库伦的一家很大但很干净朴素的店投宿住下了。要了两间房,一间是陆华亭与夏嫣然住,一间是黄少威住。


陆华亭还是吩咐了这家蒙古客店的伙计,买回一只鸡来,然后和人参炖了,给夏嫣然吃了些鸡汤和鸡肉。他和黄少威就要了些酒菜吃了饭。并且,将一只天山雪莲也用清水煮过。将汤水给夏嫣然服下。因为解毒的的确确不能等。夏嫣然吃下这些后,脸色红润了许多,起色也好了一些。陆华亭知道这样的天山雪莲是不能彻底的解夏嫣然身上的毒的。但是维持尽量解一些毒性,这样还是可以做到。


天色已晚,夜色降临,陆华亭便和夏嫣然,黄少威一起,偷偷的走近了阿桑的府宅。


在外面大墙外,陆华亭将夏嫣然叫给黄少威照看,然后,自己飞身一跃,飞跃进了阿桑的府宅之中。


阿桑这个时候正坐在自己的卧室内,梳理着自己的发辫。


这个时候,忽然,只见,自己的窗户开了,她刚刚想去关窗,门却又看了,左右的丫鬟这个时候就忙去关门关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几个人都忽然晕倒在地,好像背上头上被什么人用石子刚刚打过。


陆华亭就这样走进了阿桑的房间。


“阿桑,你还好吗??”陆华亭问道。
“是你???陆大哥,你怎么来了?”阿桑问道。
“不单纯是我来了,还有夏小姐也来了,我的好兄弟黄少威也来了。”
“他们都在哪里???”
“都在大墙外,不敢贸然进来,只好在那里等我。”


“怎么可以这样!?快点进来,正门虽然贺贵在把守,那就从后门进来。”阿桑说到。


“好吧,实话告诉你,我们这次来到蒙古,的确是遇到困难了。”


“嗯。好,先让夏小姐他们进来,然后咱们再一点点的说。”阿桑说道。


接着,阿桑吩咐手下人将夏嫣然与黄少威在围墙外找到后,从后门走了进来。


“夏小姐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阿桑用蜡烛照了照,看到后问道。


“她中了日本人的河豚毒。现在需要天山雪莲清毒,我们听说蒙古有天山雪莲,索性就来到蒙古这里了。不知道,阿桑小姐,你这里有没有天山雪莲???”陆华亭说道。


“天山雪莲???王府的库里倒是的的确确有天山雪莲,而且还是上好的。我这就想办法给你们去取。”阿桑说道。


“你们先在王府住下,今晚就住在这里!我这就去找天山雪莲!”阿桑安排着,让陆华亭和夏嫣然住在一个房间,还有一个房间给了黄少威。
“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两张床,你们先在一个房间里住下,这样掩人耳目。“阿桑说道。


“不,阿桑,你不必用两张床,因为,我和嫣然已经结婚了。”陆华亭说道。


“啊,是吗???”阿桑怔了一下,似乎心情上有些彷徨和失落,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接着,又安排着:“陆大哥,你稍后也洗下澡,黄先生也洗一下,夏姐姐生病不能洗,就先躺在房中休息。我马上派人去王府的库里找天山雪莲。“


“嗯。好的,我们走了一路,也累了。正好洗澡干净干净。”


阿桑偷偷派人去王府的库里,她通过贺贵拿到了府库的钥匙,然后派人找寻天山雪莲,还真的有三只天山雪莲在库中。都在锦盒内装着,华贵无比。都被阿桑拿了回来。


下人们忙碌着,他们并不知道陆华亭是谁,只知道是宝桑公主的朋友客人。


于是,在夏嫣然的房间内,用一只木桶,要给陆华亭洗澡,他们轮流的往木桶里倒水。黄少威的房间内也有一只不大不小正合适的木桶,是为他提供洗澡的木桶。


陆华亭在房间内将上身的衣服脱掉了。


他的身上依旧布满了伤痕,他本来的皮肤很白皙,自己又是个爱干净的人,光瓷一样白皙光滑的皮肤上,纵横交错着布满着伤痕。仿佛一件完美的玉器被砸碎之后四分五裂道道裂痕。


阿桑看见了,他走进了陆华亭的房间,抚摸着他身上的伤痕。


“还疼吗???”她问陆华亭。


“不,不疼了。”陆华亭说道。


陆华亭见她抚摸自己的伤痕,有些不好意思,不由的想到了夏嫣然,他怕夏嫣然看到后会介意。但是夏嫣然由于旅途劳顿,加上吃了一些人参鸡汤和普通的雪莲花,身子好了些,人也就舒服了一些,已经躺在屋内的床上沉沉睡去。索性也就没有看到阿桑抚摸陆华亭身上的伤痕。


阿桑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等等。”


她走出了房门,来到自己的房间,将柜子打开,从里面拿了一只镶着宝石的宝蓝色的罐子。将罐子打开,里面麝香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将罐子拿到陆华亭的手中:"这个药膏,你洗澡之后,涂在身上的伤痕上面,今后这个就送给你,你要多涂,时间久了,伤痕就会没有了。”阿桑说道。


陆华亭看着阿桑,心中的感激流泻而出,眼中也透露出心中所想的神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4

主题

1013

帖子

396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65
 楼主| 发表于 2016-4-13 20: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华亭敞着身子,不多时,他便进入到了木桶之中,在木桶之中洗了澡。

稍后等他出来的时候,将衣服穿好了,他发现黄少威也将衣服穿好了走进了他的房间。

阿桑走了进来,她的手中拿着一摞东西。

陆华亭定睛看了,他笑了。他知道那是什么。

“这是从王府的仓库里面找到的冰山雪莲花。”阿桑说道。

“一共三个,我只找到了这些。”
“好!好好!”陆华亭笑着说。接着他打开了这些华美的盒子,结果他看到了有三朵雪莲花在这些盒子里面,有白色的,有蓝色的,还有紫色的。

“这些对于嫣然的毒应该有效。”陆华亭笑着说。

“是的!是的!”阿桑也笑了。


“不过,听说这种天山雪莲,并不是特别成色好的,有一种天山雪莲,据说是血红色的,但是远在天山新疆,我们这里实在是没有了。”阿桑说道。

“嗯。不知道这几种究竟行不行,但是,要试一试。”陆华亭想到这里。

“先把这朵白色的,用水煎了,给嫣然吃。”陆华亭说。
“好的!”阿桑说道。

说完,她便打发了下人。让下人拿下去,用清水煎制。

但是,转而她又将下人唤了回来,因为这个药十分的珍贵,而厨房又不清楚这些是什么东西,以及究竟是给什么人吃的,所以,她决定就在这个房间里面,亲手熬制。

她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在房间的柜子里面,拿了一个红色的珊瑚景泰蓝的药壶,然后,在房间里面生了火,放了炉子,就直接,在房间里面煎制起这个雪莲花来。

阿桑不多时,将药煎好,夏嫣然这个时候,睡的醒了,她抬眼看到了阿桑,将一碗雪莲花端到了自己面前。

“阿桑,谢谢你!”夏嫣然说。

“不用客气!夏姐姐,你和陆大哥都是我的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阿桑说。

陆华亭将碗拿了过来,端到夏嫣然的面前:“嫣然,你将这个雪莲花喝下了吧,虽然不知道药效究竟如何,但是,喝下了,终究还是好的。”

“嗯。”夏嫣然点了点头,然后,将这碗雪莲花与水结合的药,拿到了跟前,将其一饮而下。

“咳咳”。夏嫣然轻咳了两声,不过,还是将药吃下了。

“谢谢你,阿桑。”陆华亭对阿桑说。
“不客气,陆大哥,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夏嫣然吃下了药之后,脸上渐渐的有了一些红润,她还是想继续睡觉,陆华亭同意夏嫣然睡下。

然后,他也上了床。他示意黄少威回房。阿桑这个时候,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陆华亭摸了摸夏嫣然的额头,他发现,显然的额头的烧已经退了!

“这真的是太好了!陆华亭在心中这样想着。”

阿桑偷偷的在外面找了一个蒙古大夫,让他来到自己的府宅,让他来给夏嫣然看病。

蒙古大夫摸了摸夏嫣然的脉,然后对陆华亭等人说:"感觉这位小姐的脉很混乱,好像是之前中过毒,但是现在已经有好转的迹象。他的毒应该好了三分之一了。请问她吃了什么药???”他问道。

“她吃了冰山雪莲。”陆华亭说。

“嗯。感觉这种冰山雪莲,还是对她的毒有很大的作用。可是,我认为,以她中的毒,应该是剧毒来看,这里,蒙古的冰山雪莲,都不能根治她的毒。”这位蒙古大夫说。
“不过,他吃了一次这种蒙古的天山雪莲,却可以连续十天毒不发作。你们看,她如今的脸色,很红润,这不就是,毒被克制不发作的迹象吗??”蒙古大夫接着说。
“但是,她还是不能被根除毒药的作用,这个雪莲,是不根治她的毒的。”

“那该怎么办???”陆华亭问。

“还是应该去新疆,去天山找到血色的冰山雪莲,那里的雪莲应该能够根除她的毒。”
“嗯。”陆华亭应声下来:“只是这里距离天山新疆,有千万里的路途,我们又该怎么去呢???”
陆华亭虽然应声下来,可是心中还是泛起了疑问。

“我可以帮你们买票去新疆的火车。”阿桑说。

“嗯。好的。”陆华亭说,接着他又对蒙古大夫说:“谢谢你。”
“不客气,不客气,看来,我也就只能看到这里了,没有什么事,在下就先告退了!”蒙古大夫说道。

“好!我来送你!“阿桑说道。说完,她便同这位蒙古大夫一起出了房间的门。

“听到了么,嫣然,我们恐怕要去新疆!”陆华亭对夏嫣然说。

夏嫣然似睡未睡,不过却从睡中醒了过来,她对陆华亭说:“陆大哥,此去新疆,路途遥远,我们恐怕,是很难顺利的去的。”

“嗯嗯,我知道!嫣然,但是,只要我们知道,有这样一种血色的冰山雪莲,能根治你的毒,那么就有希望!”陆华亭说。

他的眼中泛着希望的光芒。

阿桑从门外回来,看到他们在对话,看到这里,她将剩下的两朵雪莲花重新装进盒子里面。然后放在陆华亭房间的桌子上面。
“大夫说,一朵花能抑制毒发作十几天,这两朵,就是可以再抑制二十几天将近三十天的时间!此去新疆不过四五天!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我这就打发下面的人,帮你们去买去新疆的火车票!你等着,稍后就可以回来,我这就打发人去!”

说罢,她就要离开房门出去。

“阿桑!”陆华亭叫住了她。“什么事?”她问陆华亭。

“没什么事。只是,谢谢你!”陆华亭说。

“嗯,不客气,不客气。”她转了身,刚刚想出去。

可是,这个时候,从院子外面。却传来了好几声的枪声!

“呯呯!嗙嗙!!!”这是什么声音,究竟怎么了???

阿桑大声追问道。

有人从外面跑进了屋子里来,对阿桑说:“宝桑格格!不好了!据外面的军人回来说,亲王殿下的军队,有人叛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4

主题

1013

帖子

396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65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9: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有人打到这里了吗???”阿桑问道:“外面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下人回道:“外面的枪声并非是叛军打到了这里,而是我们的军队在操军,故而放了几枪!”

黄少威对陆华亭说:“亭哥,看来我们要离开这里!”
“是的!”陆华亭点了点头。

他转了身来到夏嫣然的身边,对她说:“嫣然,我们得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

“火车站难道也不能去了吗??”那陆大哥怎么去新疆?”阿桑正要给陆华亭他们买去新疆的火车票。但是却发觉火车站可能已经被封了。

“火车站不能去了,现在全城戒严了!叛军就快打过来了!”下人回复道。

这个时候,忽然,阿桑的府宅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是什么人???”阿桑问道。

“应该是亲王的人!”下人回道。

这个时候,只见一队军队从外面急匆匆地走了进了阿桑的院子。
并且,每个人的身上都装备着很好的武器。

阿桑连忙跑到了屋外:“你们要干什么??”阿桑问道。
为首的当兵的说:”我们是亲王卫队的人!例行公事,要搜查叛党!还有,这个府需要撤离,宝桑格格,你要搬到亲王府去,和亲王一起居住!这里要做为军队屯围的居所!”

“这,不可以这么做!”阿桑在外面劝道。
这个时候,陆华亭已经唤醒了夏嫣然,并且为她穿好了衣服。他将那件白色的外衣帮夏嫣然穿上了,然后扶着她,想从后门偷偷的溜出去。同时,黄少威将三朵雪莲花装在了行李之中,也跟随着陆华亭,从后门走。
可是这个时候,亲王卫队已经走进了这个房间。

“快走!”陆华亭同黄少威说。接着他抱起夏嫣然就想从房间的后门出去。
但是,房间的各个门口已经被亲王的皇家卫队保卫。陆华亭一只手抱住夏嫣然一只手忽然出手,和包围的亲王皇家卫队打了起来,黄少威也从行李之中拿出枪来,并且,他开了枪。

就这样,皇家卫队和陆华亭他们打了起来。
这个时候,皇家卫队的卫队长,发觉陆华亭怀抱之中的夏嫣然,面色苍白,手脚无力,唇无血色,不知道是患了什么疾病。
他看到陆华亭紧紧地抱着夏嫣然,心中明白,这个女子可能是这个有武力的男人的软肋。
于是,他忽然朝夏嫣然开了枪。

陆华亭长年在战场往来,打过大大小小无数场的战争。他听到身后有子弹的风声传来。

这个时候他连忙将自己完完全全的挡在了夏嫣然的身上。

嗖的一声,一颗原本射向夏嫣然的子弹,就这样射到了陆华亭的身上,从他的后背的左肺部打入,差点击穿的心脏,从前面的胸膛穿了出去。黄少威见状,心中痛了一下,连忙回头还击。可是正当他抬起枪要打的时候,手中的枪也被子弹击落了,他和陆华亭都不清楚原来这位蒙古皇家卫队的侍卫长,是个神枪手。

夏嫣然此时也倒在了地上,陆华亭倒在了她的身上,她身前的白色的衣服上,被染上了陆华亭的鲜血。
陆华亭知道自己中了枪。他趴在夏嫣然的身上,并且,一口鲜血从口中流了出来。
也染红了夏嫣然的衣衫。
“陆大哥,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夏嫣然焦急的问。
“嫣然,我没事,没事,只是中了枪。”陆华亭缓缓说道。

阿桑这个时候跑到陆华亭与夏嫣然以及黄少威的身前,挡住了他们,然后大声对皇家卫队说:“不许开枪!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朋友?他们是宝桑格格的朋友?这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有疫病,而且,看她穿的衣衫,应该是汉人。在草原,这样来历不明且有疫病的女人,是不能留的!这是草原的大忌!否则容易将病传染给别人!宝桑格格不会不知道吧!”

阿桑当然知道,其实从清朝时期就是这样,草原非常惧怕外来人口带来的疫病,就好比天花,就连康熙皇帝会见草原上的王公贵族,都要在避暑山庄,就是怕中原的天花被带回草原,草原风大,人口经常是迁移水草,聚集时人也很多,一个生病,则会连累太多的人。这个道理她怎么会不知。

“阿力!你是皇家卫队的队长,我知道你叫阿力,阿力,我告诉你,她没有疫病,她只是,中了毒,中了剧毒,她的丈夫带着她来草原寻药。现在药寻到了部分,但还要继续寻。他们本来是差不多今天就要离开草原去新疆的!可是,如今,你打伤了他的丈夫,他们现在,也走不了了!”阿桑说到这里,连忙去看倒在地上的陆华亭,她见陆华亭左侧的身上有一个被子弹打的洞,洞里面不停地流出了很多血。陆华亭口中也流出很多血,并且,一边咳嗽着一边流出。
“他现在伤的很重,他需要治疗!!!”阿桑大声道。

“不管他伤的如何,这些人仿佛都是汉人,这次兵变就是汉人指示的!有内地的汉人军阀撑腰!亲王已经下令,检查所有全城的汉人,并且要将可疑的人逮捕!他们必须跟我们去见亲王!“阿力侍卫长说道。

说罢,他示意左右,将黄少威用绳子绑了,然后,将陆华亭和夏嫣然从地上扶起来,也用绳索绑住了。

阿桑说什么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但是被这些粗暴的军人拦在了一旁。
陆华亭和夏嫣然以及黄少威,就这样被带到了哈达林亲王的亲王府。

一行人到了亲王府,哈达林亲王一下就认出了陆华亭。他没有想到,全国通缉的军阀陆华亭就这样又一次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但是,他没想到,陆华亭从前的后台段大帅,前些时间竟然死在了上海,目前,也就是说,陆华亭已经没有后台给他撑腰了。
他完全可以把陆华亭送到中国北方一些军阀的手里。

但是,他看到陆华亭的左侧身子上面中了一枪。看起来好像是打穿了肺叶,似乎伤的很重,他身边的美丽出尘的女子夏嫣然脸色也非常的不好,似乎也是得了什么病,或者,中了什么毒。另一位英俊的男人黄少威,似乎是陆华亭的手下,看起来功夫不若,胆气很大,就算被押到了他的面前,也是面无惧色。这几个人实在是奇怪的紧。

他本来想杀掉这几个人,但是,他的军师告诉他,还是不要这么做,似乎,陆华亭还有些利用的价值。他心中明白了。
但是陆华亭伤的很重,如果不快点处理他的伤,恐怕他会死掉。

于是,他叫手下的医生帮陆华亭简单的上了点药,也吃了些药,并将他的伤处包扎了。看到不流血了之后,然后,将他们统一关进了蒙古的监狱。他们三个人分别关押。陆华亭与黄少威关押在了一起,夏嫣然被关在与其相对的另一间牢房。两间牢房被铁柱隔开,中间是牢房的过道,但是可以互相看的见对方,于是,陆华亭等人,就这样被关进了牢狱之中。陆华亭被脱下了上衣,他已经昏迷不醒,他身上包缠着很多纱布,纱布上面,透染出了他的鲜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4

主题

1013

帖子

396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65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9: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华亭和黄少威被关在一间监狱的房里面,他们的对面的另一间房,就是关着夏嫣然的房间。
两个房间前面都用铁柱间隔。


陆华亭躺在地上,到了晚上,他忽然感觉到有点冷,不过,当他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身上盖着黄少威的外衣。而外衣下面,自己的身体上包缠着纱布。他的左肺被子弹打穿,他感觉到很疼很疼。


他醒了,见到黄少威还躺在一旁,靠在了监狱的墙角睡着了。并且,他透过了监狱的铁柱栅栏,看到了对面,对面的房间之中略微有些光,他看见了,那是夏嫣然,也躺在地上无声息,似乎也睡着了。


陆华亭挣扎着坐起身来。并且,将黄少威的外衣拿了下来,给黄少威盖在身上。


可是这个时候,黄少威忽然醒了。


“亭哥,你醒了???你不要乱动。你伤的很重。“黄少威说。


“嗯,我的伤还好,好像是子弹打穿了左肺,差点击穿了心脏,我需要起来,运一运功。”陆华亭说。


接着,他走到铁柱栅栏前,他远远看到对面监狱房里的夏嫣然。
“嫣然,你还好吗???”陆华亭说。


可是,夏嫣然却没有了声息。


“嫣然!嫣然!!!”陆华亭焦急的喊着。


“不要大声喧哗!”这个时候,蒙古的狱吏喊叫着说。


陆华亭只好停下不再喊夏嫣然。


夏嫣然一动不动,仿佛很疲惫,睡的很沉。
“不知道嫣然现在怎么样了。”陆华亭对黄少威说。
“亭哥,你放心,夏小姐应该没事,你昏迷的时候她还好好的,现在可能应该睡去了。”


“听蒙古大夫说,嫣然体内的毒被雪莲花医治,雪莲花可以顶十天。现在是第几日了???”
“从那天开始到今天应该只有两三日。你放心吧,亭哥。”黄少威说。


“嗯嗯。那就好,那就好!”陆华亭焦虑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监狱的外面忽然传来了声音。陆华亭顺着声音听了过去。他看见了,原来是一个婀娜的身影。


等到婀娜的身影来到他的面前的时候,他才明白,原来来者是阿桑。


阿桑带来了很多东西。她拿了一间蒙古服的外衣来,然后,又拿着一个食盒和一个装着汤水的罐子。
“阿桑,怎么会是你???”
陆华亭问。


黄少威问道:“阿桑小姐,你父亲同意放我们出去了吗?”


“还没有。”阿桑说道。
“但是同意我来看望你们了。”阿桑回答。


“我知道陆大哥没有外衣,所以拿了这件衣服来,给你御寒。我还拿来了一些吃的东西,还有,就是给夏嫣然姐姐的雪莲花的药。上次她只吃了半盏药,现在我把剩下的都拿来了。”


说罢,阿桑就从食盒里面拿出饭菜来,伸手递给了陆华亭和黄少威。并把蒙古服也递进铁柱内。


陆华亭接过了蒙古服,将衣服穿在了身上,顿时感觉暖了许多。同时他接过了饭菜。
“还有两朵雪莲花,不知道可安放在安全的地方?”陆华亭问。


“陆大哥,你放心,你们的行李,手枪,还有那三朵雪莲花,都被我安放在安全的地方了。等你们出去,我都会把这些拿给你们。”说完,阿桑来到夏嫣然的房间的铁柱栅栏前,把饭菜也拿了出来,并且,将那罐汤水放下。汤水就是雪莲花被煎煮后的汤药。


“夏姐姐,你醒醒,你醒醒,我是阿桑,我给你拿食物和药来了!”她对铁柱里面说道。


夏嫣然这个时候缓缓醒来,她听到了是阿桑在叫她。
“阿桑,是你吗?”夏嫣然问道。


“是我!”阿桑说道。


夏嫣然坐了起来,并且,也站了起来,她缓缓地走到了铁柱栅栏前。


阿桑把罐子里面的汤药倒到一个青瓷的碗中,然后,伸手,拿给了夏嫣然。


夏嫣然拿过了药,然后,吹了吹,让药稍稍凉一下。接着,她端起青瓷的碗,将里面的药一饮而尽。
阿桑又从食盒里拿出一碗饭,一盘菜,放在地上。夏嫣然便蹲了下身,拿起了饭,吃了起来。


雪莲花的药性起来,夏嫣然感觉身子不那么难受了,食欲也打开了些,于是,她可以吃些东西了。
阿桑看在旁边,心里面很高兴,陆华亭看见夏嫣然好些了,心中也很快乐,于是,他也坐在地上,开始吃起东西来。虽然他的身子还很疼,但也觉得饭菜很香。


阿桑拿来的都是很好吃的饭菜,陆华亭,夏嫣然,和黄少威三人,就在监狱吃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叛军已经打到了库伦,哈达林亲王的土地上已经被叛军打下并占领了大半。
哈达林亲王这个时候焦虑的坐在他府里的办公室里,和手下商议着战情。


这个时候,他手下的首席军师,阿古,来到他的面前,对他说:“听说,煽动叛乱的这个军阀,是内地汉军霍剑军,这个人,可是个难以对付的人物!”


“没错!”哈达林亲王说。
“这个人,在内地,是出了名的能打,北方军阀混战很混乱,段玉麒段大帅前些日子又死在了上海!这就更难控制这些军阀,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打到蒙古,而且,还煽动着蒙古的军队进行叛乱。”


阿古想了想,接着道:“蒙古的叛军,好解决,不好解决的是这些汉人的军队,霍剑军可是个能打仗的,是个难以对付的角色!”


“嗯。说的是。”哈达林亲王说道。


接着又有消息来报,叛军,和煽动叛乱的汉人军队,已经兵临城下!
“这,可如何是好???”哈达林亲王说道。


阿古接着又想了想,对哈达林亲王说:“我们可以这样,我忽然觉得,前几日,我们关起来下狱的那个陆华亭,似乎可以利用利用,派上用场。”


“你说陆华亭?”哈达林亲王道:“他不是中了枪?他现在有枪伤,而且又在监狱,他怎么能派上用场?”


阿古道:“我曾听说,陆华亭曾经是霍剑军的恩人。听说他和宝桑格格还是好朋友。如今,派他出兵,去和霍剑军谈判,讲和,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哈达林亲王想了又想:"好!可以派他前去!“


于是,他们打发人,去监狱,要把陆华亭带出来,让他去和霍剑军讲和。


陆华亭等人在监狱里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有人来到监狱之中,把陆华亭带到哈达林亲王的面前。


陆华亭同意自己去和霍剑军讲和,但是也有条件,就是将夏嫣然和黄少威,都带出监狱,并且给夏嫣然带到一个温暖光明的去所,让她安心养身体。


哈达林亲王同意了。
陆华亭不顾自己身上有枪伤,依然穿起了一身军服,但是他穿的不是蒙古的军装,而是内地汉人的军装,这是他提出的,他已经很久没有穿军装了,自己不习惯穿蒙古军装。哈达林亲王这里有汉人的军装,索性就让陆华亭穿了起来。陆华亭穿上了,觉得很合身。


于是,他骑了一匹马,穿了汉人的军装,手中拿起了枪,就这样,带着五千多人的队伍,就这样出了库伦城。


他骑着马,除了面色有些苍白之外,又恢复起了从前的神气了,从远处看和从近处看,他都是那么的英俊。


当他骑马出了城的时候,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前面的队伍,主要的军队是蒙古人的军队,而在蒙古人队伍的旁边,也有一些内地汉人的军队。


陆华亭骑马跑在了最前面,他来到叛军面前,驻了足。
后面五千人的军队也停下了。


陆华亭大声说:“我要和你们的长官霍剑军大帅讲话!”
霍剑军此时躲在队伍里面,不太肯于露面,但是,他却从远处看到了陆华亭。


于是,他也骑上了一匹马,他拍马来到了陆华亭的面前。


“你是,亭少?”霍剑军说道。


陆华亭笑了笑:“是我。剑军,你还好吗?”


霍剑军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陆华亭。
“亭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蒙古,是为了办些事情。剑军,你占领了许多蒙古的土地,也掠去了许多的牛羊和钱财,现在,再往前就是库伦,是蒙古王公们的土地,也是哈达林亲王的土地,你就此收手吧。”陆华亭说。


“收手???哈达林亲王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凭借什么让我收手???他是你的什么人??”霍剑军说道。


“哈达林亲王一生致力于国家的统一,从来都是反对蒙古分裂出去的。他是个好人。若说他是我的什么人,他应该是我的朋友。”陆华亭说。


“朋友?”
霍剑军却没有想到,阿桑是陆华亭的朋友,陆华亭有感于阿桑对自己的恩情,自己又曾经在蒙古发现过宝藏,如今又带夏嫣然来蒙古寻找雪莲花,他自己多次来,都在哈达林亲王的土地上,于是,也说哈达林亲王是自己的朋友了。


霍剑军道:"亭少,你的意思,是让我退兵???”


“是的!还有就是,剑军,你不要忘记了,我,曾经救过你的命!”陆华亭说道。


原来,十几年前,在战场上,陆华亭的确是救过霍剑军的命。如今时过境迁,有些事情好像是白驹过隙,时光过的也让人感叹。


“这,霍剑军不由的低头沉思了起来。”
“大帅!不能听他的!他只是一个过了气的军阀,我们不能单纯听他一面之词就退兵!”霍剑军的手下说道。


“可是,亭少的确救过我的命!”霍剑军说道。


“剑军,你可以自己好好想一想,如果你不同意,那么,我们就在这里开打!”陆华亭这个时候,拿起了手中的手枪。


此时,霍剑军的手下,突然骑马来到了霍剑军的身边,低声和他耳语了一番。


霍剑军听罢,抬起头道:“这样吧!亭少,你的确救过我,为了回报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也应该听你的!但是,你我是你我!这里的军队,是这里的军队!军队不能都听你我的!所以,如果,你想让我退兵,则还需要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陆华亭问道。
霍剑军这个时候转了转身,指着极远处一处军旗说:”看到那面旗子了吗?如果亭少的枪法,能将旗子打下来!我们就撤军!“


陆华亭看了看,然后问道:“此话当真???”


霍剑军沉声道:“当真!”
“好!”陆华亭说。


他转了身,从身后五千人的队伍里面,手下军官手中拿过一只长枪。


然后,瞄准了远处的那面军旗,看准了之后,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只见军旗随声掉落。


霍剑军见状,皱了皱眉头,然后,大声道:“撤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18-7-17 19:49 , Processed in 0.400917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