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04|回复: 4

《风雪华亭》第二十八章

[复制链接]

180

主题

1031

帖子

409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97
发表于 2016-4-26 20: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接着,霍剑军身后的大军以及蒙古的军队,就陆续的撤离了。
陆华亭回到了哈达林亲王的亲王府。

当他下了马,从马上下来,回到亲王府的时候,忽然他发觉自己一阵的眩晕,他自己知道,这是枪伤加上自己习惯性的低烧。
于是,他晕倒在了哈达林亲王府之中。

当他苏醒的时候,发觉,自己光着上身,躺在一处温暖的房间里面,然后,身上盖着温暖的毡被。

阿桑就在他的旁边,用一种很香的药膏,涂在了他身上的伤痕上。

他自己也觉得,涂了这些药膏,自己的伤痕真的是淡了许多。

但是他的心中还惦记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夏嫣然。

不过,他的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身影,婀娜而美丽,有些孤傲但却清冷高雅。

这个人来到了他的面前,陆华亭仔细的看了过去,这个人就是夏嫣然。

夏嫣然手中拿着一些西医的医用器械。来到了他的身旁。

“嫣然,你,怎么能下地随便的走动???”陆华亭说。
阿桑说道:“雪莲的作用很好,夏姐姐这几日好多了,雪莲能连续十日抑制夏姐姐身体内的毒,所以,夏姐姐可以走动了。”

“我很好,华亭。”夏嫣然对陆华亭说。

陆华亭见状,想站起身,但是,夏嫣然让他躺下。

接着,她拿起了一把剪刀,剪下了陆华亭身上包缠的纱布。

“华亭,你为了我,为了我挡了一枪,我真该谢谢你。谢谢你。”夏嫣然说着,眼睛已经红了,似乎要落了泪。

“嫣然,你别哭,这是我自愿的,我自愿的。“陆华亭拉着夏嫣然的手说。

阿桑也说道:“夏姐姐,你别难过,陆大哥虽然中了枪,但是,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你别担心,别担心。”

夏嫣然道:“他伤的很重。子弹打穿了他的肺。他的肺损伤了,今后,恐怕会留下病根。”

陆华亭笑了笑说:“这几日我没了力气,否则,我会运功的,我运一运功,就会好的。”

夏嫣然没有说话,她将陆华亭身上的纱布都剪下了。露出了枪伤的洞,伤口处已经不流血,但是,创口却仍然是触目惊心的。

夏嫣然将一些消炎止痛的药倒在了伤口上面,然后,拿出了医用的针线。
哈达林王府之中,有西医的器械,夏嫣然通过阿桑找到了之后,就拿了过来,给陆华亭使用。
夏嫣然拿了一针麻醉药,打在了陆华亭的肩部,然后,用针线,帮助陆华亭缝上了伤口。

虽然有麻醉的作用,但是陆华亭还是感觉缝针很疼,但是他咬牙坚持住,让夏嫣然将缝针进行完。
缝好后,夏嫣然将一些药物,又放在了陆华亭的伤口处,接着,在外面缠上了纱布。

阿桑还是一如既往的,用她的蒙古药膏涂在了陆华亭的其他伤痕处,夏嫣然也发觉了,这种奇怪的药膏的作用。
陆华亭身上的伤痕竟然奇迹般的变淡甚至消除了。
陆华亭白皙的皮肤上面纵横交错的伤痕,就这样,要几近不见了!这真的是一个奇迹。陆华亭自己也很高兴。

等到她们两个都做完了手中的事,陆华亭对她们两个说,自己要运功疗伤,要她们两个都出去。

夏嫣然与阿桑就这样出去了,夏嫣然的毒伤仍然在,她为陆华亭缝好伤口之后,就又感觉有些不适,阿桑扶她出去了。如此,就留下陆华亭一个人在房间之中。

陆华亭一个人在房间之中,运起内功,肺部的创伤就立刻很迅速的在痊愈了。

哈达林亲王为了感谢陆华亭,特意为陆华亭开了一场宴会。
要宴请陆华亭,陆华亭运功运了一日,直到傍晚的时候,感觉身子好多了,于是,傍晚之后就去参加哈达林亲王的宴会。

在宴会上,哈达林亲王宴请陆华亭,以及所有的蒙古权贵,大家都很感谢陆华亭。陆华亭的身边,就是黄少威和夏嫣然,夏嫣然虽然身子不太好,面色有些苍白,但是还是参加了。阿桑就坐在夏嫣然的旁边,不时的为夏嫣然夹菜倒茶,照顾着夏嫣然。
亲王问及,陆华亭和夏嫣然以及黄少威,未来的去向的时候,陆华亭告知亲王,自己要去新疆。

哈达林亲王会意,这个时候,阿桑也对哈达林亲王说,自己要随陆华亭一行人一起前去。
哈达林亲王虽然不太放心,因而不太同意,但是陆华亭毕竟是自己领地以及蒙古贵族的恩人,又架不住阿桑好说歹说。因而同意了。

他问陆华亭还有什么要求,陆华亭说,自己没有什么要求,只是前去新疆,路途遥远,想要几张去新疆的火车票,虽然他知道火车不太通新疆,就算去了,也得下了车后再辗转。但还是希望哈达林亲王能够给予提供火车票。

哈达林亲王满口答应,这点事情对于哈达林亲王来说,并不算是什么事。其实哈达林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就是他并不知道,陆华亭在自己的领地里面,挖到了全国最大的宝藏,如今已经成为了全中国最有钱的人之一。因为阿桑没有告诉他宝藏的事。他只知道,上一次,陆华亭是通过火车,离开的蒙古,其他,一无所知。

哈达林亲王还厚赏了陆华亭等人,雪莲花在蒙古的亲王府里,还有两只,他命人找到后,都送给了陆华亭,并且,给了陆华亭很多财物。陆华亭除了雪莲花,其他一律推辞不要。并且,哈达林亲王还为他们买到了火车票。并同意阿桑一起前去。

就这样,陆华亭,夏嫣然,黄少威,阿桑,就要踏上去往新疆的旅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1031

帖子

409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97
 楼主| 发表于 2016-5-22 20: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不通新疆的腹地,所以在新疆边缘的城市,陆华亭一行人就下了火车。


陆华亭知道这一行大家要去天山,所以,就索性雇了一量马车。马车由两匹很健壮的马组成,众人就坐在马车上,行李等等也放在马车上,就这样,又行进了十几二十天,才逐渐逐渐,走到了天山附近。


夏嫣然吃了雪莲之中的两朵,这才又挺了过来。但是毒伤逐渐加剧,这却是真的。


几个人来到天山脚下,这里有一个城镇,城镇里面有客栈。四个人走到了客栈之中,住下了。


这间客栈是两层的土坯房子,索性,四人也就住在了二楼,要了三间房子,陆华亭与夏嫣然住在一个房间,黄少威一间房,阿桑一间房。这里的客商来往的人不是很多,但是房子也不是很多,陆华亭他们一来,几乎就要了半个客栈的二楼。


陆华亭和夏嫣然在客栈里住定了之后,陆华亭稍稍感觉有些身体不适,不仅仅是感觉到眩晕,而且枪伤的地方特别的疼。


夏嫣然帮他将他的外面的大衣脱下来,然后将他的帽子和围巾也摘了下来,扶着他坐在床上,然后,自己也坐下来。自己的毒有时候会发作,她的身体也是特别难受的。


陆华亭忽然对夏嫣然说了一句:“嫣然,你觉得,我们在一起几年了??”


夏嫣然想了又想,他们在一起已经快四年了。
“华亭,我们在一起已经快四年了,已经三年多了。”
夏嫣然想了想自己最近的境遇,不由的有些感慨:“华亭,你知不知道,我很过意不去,为了我,你原本有伤病,感染了H的病毒,如今,你又受了枪伤,我觉得,我很对不起你。让你受了很多的苦。”
陆华亭这个时候,忽然抱住了夏嫣然,他对她说:"嫣然,你知道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真实的,是真的。自从芷君死了之后,我就爱上了你。我原本认为我不会再爱任何女人,但是,我爱上了你,你要知道,未来,无论你是要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走的。就算是刀山火海,就算是下地狱,我也都会陪着你。不在乎,我自己受过什么苦。”
夏嫣然落下了眼泪:“可是我总觉得我这样是对不起你。”


陆华亭抚摸着夏嫣然道:“嫣然,你别这么想,从前,你都是跟随我,帮助我,医治我,现在,轮到我来帮助你,医治你了。我要陪伴着你。无论你去哪里。”


夏嫣然抱住了陆华亭,久久不能分开。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阿桑一个人在房间内,自己思考着自己的事情,她手中拿着的一个宝蓝色的瓷瓶里面装着的是可以抚摸消失掉伤痕的那种蒙古的药。这是她特意为陆华亭带来的。不过,如今这日,陆华亭却没有涂,她也没有找机会,去陆华亭的房间内给陆华亭涂这种药。


她在自己思考着,她自己的感情的世界。事实上,她是爱着陆华亭的,但是她没有想过,陆华亭竟然结了婚。而且,她也知道,就算陆华亭不结婚,陆华亭也一定深爱着夏嫣然。这个道理,她明白。忽然,她自己似乎觉得,对陆华亭的一种关心,也到了不能让她自己去爱的地步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她自己想来想去,似乎是友情吧,她想到这里,情感上恍恍惚惚的。


她一边在想,一边,手中在看着那个宝蓝色的瓶子。


正待她想着,这个时候,有个人敲她的门,她起了身,来到门前开门。这个时候,等到她开了门,她才看到,原来,进来的这个人,是个高高瘦瘦的,戴着礼帽的人,她看见了,原来是黄少威。


“黄先生,是你???”阿桑说道。


“是我。”黄少威道。


“亭哥让我过来看看你,看你,还需要不需要什么东西,比如盖在床上的被子够不够,屋里的水够不够喝,稍后我们下楼去吃饭。”黄少威虽然严肃,但却认真的说着。


“哦哦。”阿桑说道。这个时候,她才忽然发现,原来,黄少威这个人,其实和陆华亭有些地方比较神似。他们都是高高大大的,然后,瘦瘦的,都是很英俊的,黄少威其实也很英俊,但是,他的确没有陆华亭那么的美,陆华亭已经英俊到拥有了一种使人看到后,就会有美的感受,这是黄少威不具备的,其他的,黄少威也都具备。


“我不缺少什么,谢谢你,黄先生。”阿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对黄少威有了一点点的心动。


下午的时候,四个人来到楼下吃饭,吃的都是新疆的饮食,肉类比较多,陆华亭,黄少威,和阿桑,都吃的下去,但是夏嫣然多少有些吃不下去,陆华亭把她抱了起来,然后送到楼上的房间之中。自己下了楼,和黄少威等人继续吃。陆华亭让伙计沏了些新疆的香茶,稍后拿到自己和夏嫣然的房中去。然后,和黄少威阿桑等,就坐在楼下,边吃饭边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外面狂风大作,刮起了很大的风沙。


这个时候,忽然,外面有人喊了起来:“不好了!响马来啦!响马来啦!沙里飞来啦!!!”
听到这个声音,陆华亭和黄少威统统站起了身,阿桑也站起了身来,就在电光火石的刹那,店里忽然钻进来了许多人,这群人都是穿着新疆这边草原上人才穿的服装,都蒙着面,满身的尘土。“沙里飞来了!沙里飞来了!!!”店中人大叫着。


陆华亭知道来者不善,他必须回去看夏嫣然究竟是怎么样了。这个时候他纵身一跃,飞身上了二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嫣然!嫣然!!!”他大声的喊着夏嫣然的名字。


可是,却没有回音,他想试图开房间的门,不知道为什么,房间的门却被人在里面锁上了。
陆华亭用力撞开了门,可是,撞开了门之后,却发觉,房间里面,竟然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嫣然!”陆华亭大声叫着。但是他心里面知道,夏嫣然已经被人劫走了,被这个叫沙里飞的响马劫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1031

帖子

409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97
 楼主| 发表于 2016-5-22 20: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华亭飞身就出了客栈的房间,他来到了客栈的后院,后院里面被牵住了有几匹马,他看到了高大的一匹,于是就飞身上了马,黄少威与阿桑也来到了后院,看到了陆华亭飞身上马了之后,他们也解开了两匹马的缰绳,两个人也骑上了马,就这样跟随着陆华亭。


陆华亭拍打着马,马就狂奔了起来,他的身后,就是黄少威与阿桑。
黄少威的骑术没的说,阿桑自幼在草原长大,骑术也非常的好,就这样,两个人还可以跟的上陆华亭。


陆华亭飞驰着跟着前面的灰尘,他知道,前面的灰尘就是那个响马沙里飞的人留下的。他肆无忌惮的拍打着马,马飞驰着狂奔着,不一会,已经可以看到前面沙里飞以及其手下的身体背后的影子。


陆华亭飞驰在马上不挺的扬鞭,这样,基本可以追的上沙里飞以及其手下了。
沙里飞这个时候,前面面对的是一片树林,他们就这样疾驰钻进了树林之中,后面的,陆华亭也跟着飞奔进入了树林里面。黄少威以及阿桑在后面紧追其后。


树林不是很长,不多时分,沙里飞就奔驰出了树林,陆华亭紧紧的在后面追着,他已经隐隐可以看到,夏嫣然就被爬卧着放在沙里飞的马上。他心中只有夏嫣然,一心一定要追的到沙里飞。


沙里飞似乎很熟悉路,他们知道树林外面是什么,树林外面还是隔壁。他们出了树林之后,又卷起了漫天的泥土。一队人疾驰而去。
陆华亭紧紧在后面跟随,不多时分也飞驰进了这些尘土之中。


沙里飞一群人这个时候,飞驰到了一道沟壑形成的悬崖旁,他们的骑术都非常的好,一个个飞起来,跳跃飞过了悬崖。


陆华亭一心不做二想,他一拉缰绳,整个人也飞过悬崖而去。


但是黄少威和阿桑,却因为马的体力不行以及骑术上的原因,以及不能专心一致等等因素,不能跃过去。


陆华亭跃到对面,落地站稳之后,拉回了缰绳,回身对黄少威和阿桑大声喊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黄少威回答喊道:“好的!亭哥!!!”


陆华亭点了点头,随后,他一拉缰绳,转过身来,又一拉缰绳,向前疾驰而去。


就在马奔驰的时候,陆华亭从怀里掏出了手枪。他一边拿着手枪,一边拉着缰绳,在马上飞奔。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前面已经没有什么路了,只有一条路通向里面,名字叫“十里坡”。


他就这样飞奔跑进了十里坡之中。


他看到,前面已经有了一个山寨,山寨上面来来往往,还有一些人,沙里飞这些人,就这样鱼贯而入,都飞驰进了山寨之中。他尾随其后,也奔驰到了山寨前面。


可是,就等到沙里飞一群人飞奔进了山寨,寨子却把门关闭了。陆华亭只好拉马停在了外面。


山寨里面是二层的,外面一扇大门。


不多时分,只看到,夏嫣然被押到了二层楼上,她见到了陆华亭,并大声和他说话:“华亭!你要小心啊!华亭!”夏嫣然大声说着。


陆华亭对夏嫣然说:“嫣然!你别害怕!这里有我!”陆华亭说着。并且很镇定的看着寨子里面的动态。


过了一会,夏嫣然被带了下去,二楼的山寨之中,却站出了一个人。这个人站定了。却笑了。


“陆华亭,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个人笑着对陆华亭说。


陆华亭距离远处,但由于他目光敏锐,他还是看到了这个人的脸上,有道很大的疤痕。


“你不是沙里飞???这里的响马首领,他们的大王???”陆华亭说着。


“呵呵,陆华亭,你可真的是贵人多忘事。我告诉你,我不只是沙里飞,我还是岳风!!!你,忘记我了吗???”


陆华亭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原来这个人的确是岳风。岳风曾经是他手下的一个副官,他因为曾经暗恋李芷君,并曾经对李芷君有过冒犯,所以,被陆华亭打了五十棍子,并赶出了自己的军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更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就是眼前的沙里飞!


“陆华亭,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有爱不完的女人!当年,我喜欢李大小姐,就是因为他是你的女人!没错!他是你的女人,可是我也爱,我也暗恋她!这有什么错???!被你打了五十棍子,赶出了军队,革除了我的军籍!”
“我本是你的副官,可是,你赶了我走,于是,我流落江湖,在这里,落草为寇,就又成了沙里飞!!!”


“你是怎么盯上我们的,为什么劫了夏小姐!???”陆华亭大声道。


“呵呵,你不知道!你们前些日子,在草原上,用两匹马的马车,拉着一车人,我就有探子回来报告我。说有一笔好买卖,在等着我们,我只以为是草原上落了单的富户。可没想到,却是你。不过,你的这个女人,长的,是真漂亮。我早就盯上了。我就不明白,你怎么艳福这么好,从前你女人就漂亮,眼前这个好像病了的女人,还是这么漂亮!”


陆华亭大声道:“你放了嫣然,嫣然身体不好,她中了毒,过几个时辰必须吃药!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陆华亭没有把夏嫣然隔几个时辰必须吃雪莲花的事情告诉他。但是告诉他了,夏嫣然是中了毒的。


“陆华亭,今日,我想新仇旧恨,和你一起算!~所以,今日你我必然要有一战!你胜了,你带走你的女人!我败了!你和你的女人都必须死在我这里!你看,怎么样!”


陆华亭一字字道:“我告诉过你,你一定要放了嫣然!你怎么对我我不管,但是如果你不放过嫣然,我一定不会饶恕你!”


岳风大笑道:“好!我不伤害你女人!但如果你败了,你就一定得死!“
说罢,他快走了几步,从山寨的二楼上跑了下来,到了地面上,他飞身上了一匹马,然后,打开了寨门,来到了陆华亭之前。


陆华亭道:“岳风!今日,你我!就在这里打!”


“好!陆华亭!今日,你我就在这里打!”


说完,他举起了枪,就对着陆华亭开枪了。陆华亭知道他开了枪,他习惯于战场上拼杀,懂得听子弹飞来的声音。顺势,一避,他躲开了。然后,他趴在了马上,反手就是一枪,这一枪,岳风也想避开,但是,却没想到,打在了他的腿上。他从马上跌落了下来。


陆华亭扑向了岳风,岳风虽然腿上中枪,但是手上却不弱。他从腰中拔出了腰刀,其实是一根军刺。然后,刺向陆华亭。陆华亭的双手紧紧地按住了他的双臂,使得他很难施展出军刺的威力来。陆华亭抓住他拿军刺的那只手,狠命地向地上砸去,岳风没想到看似清瘦的陆华亭,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他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一个有着泰山般力量的人,抓住了手臂,那只抓他的手,如铁钳一样有力量他的军刺,就这样脱手了,陆华亭一拳打到他的胸膛上,他受到拳打,顿时感觉到自己如风中的枯叶一样,被一拳打的飞了出去。


就这样,岳风输在了陆华亭的拳脚之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1031

帖子

409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97
 楼主| 发表于 2016-5-23 21: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岳风挣扎着,他想爬起来,抓住自己的枪,转而去打陆华亭,可是他的身体和手脚完全被陆华亭封锁住了,再也难于施展开来。


他手中的军刺掉在了地上,被陆华亭一脚踢开了。陆华亭随即拔出了在腰中插住的枪。然后以枪指住了岳风的头。岳风终于吓住了,他不敢动了。


陆华亭道:“岳风,只要你一动,我就扣住扳机,打死你!”


岳风这个时候,紧紧地看着他手中的枪,忽然,他大声道:“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吧!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当年,我喜欢李大小姐,你就打我五十棍子,把我赶出了你的军队!我当年就觉得活着没有意思!如今,我变成了沙里飞,在这里遇见了你,我还是要被你抓着打!我打不过你!我失去了李大小姐这个爱人!我活的早就没意思了!你杀了我!你杀了我!”


陆华亭叹道:“芷君她不爱你!她也不是你的人!你为什么还是执迷不悟!???”


岳风大声道:“我爱她,我爱她!我不能离开她!是你,分开了我们!是你分开了我们!”


陆华亭道:“你说过,我赢了,我就带走嫣然,我们一起离开这里!这,是你说的!”


“没错!是我说的!我说的!我打不过你!我技不如人!你可以走了!陆华亭!陆大少!”


“好!”陆华亭道:“你把嫣然带出来!”


岳风一挥手,只见,已经有人带着夏嫣然走了出来。


陆华亭走了上去,见到了夏嫣然,然后他拉住了她。走到马旁,他叹气道:“你不知道,岳风,其实,芷君早就死了。你虽然说的不对,芷君虽然不是你的人,但是,我却没有保护好她!我其实和你比,也根本是什么都不是。今日的比武,你也不必放在心上。”说罢,他就要骑马,离开这里。


但是,岳风却牵住了马。“亭少,你别走!我知道,李芷君李大小姐和你之间的事,其结局不会好!因为,后来我听说,你曾经被南方军阀抓住过,九死一生,我就知道她不会好了。今天,你没杀我,你就和我和解了吧,我不杀你,你也别杀我。”


“可是,我要带嫣然回去!”陆华亭说。
“这位小姐,感觉有些病症!我寨子里面有医生,我会给她看看的,然后,我的腿上,也被你的枪打伤了,也得治。”


陆华亭看了看他,犹豫了一下,想了想道:“可以,那我今晚就住在你这里,明早就回去!”


“可以!可以!”岳风大笑道。


说罢,陆华亭稍稍有一些眩晕,他枪伤的地方在隐隐作痛,感到很疼。


“怎么?亭少,你身子上,也有恙???”岳风问道。


陆华亭道:“我的身子前些日子中了一枪,左边的肺子被射穿了。刚刚和你打过一场之后,现在有些痛。“


岳风大笑道:“好好!如今,我们都要去回寨子找大夫看病了!”


说罢,三个人,在一众寨子中人的搀扶下,就都回了山寨之中。


这里的医生是天山附近的大夫,他的医术除了夏嫣然的毒有些看不太清楚之外,其余的外伤他都看的明白!
他给岳风打了一针麻醉,然后从他腿上取出了子弹。陆华亭的枪伤有些恶化,肺子里面有些脓血。他开了一些活血化瘀,清理脓血的药给陆华亭吃,加上陆华亭平日里会用自己的正明功自我疗伤自愈,所以,肺子里面的那个子弹的洞已经缩小很多了,但是肺叶受伤,还是很严重的,他又给陆华亭的枪伤的伤口处放了许多消炎止疼的中药,然后,用纱布包缠了。


至于夏嫣然,他只能说,夏嫣然的毒要用上等药物治疗。除了人参,可能就是雪莲花一类的上等中药了。
陆华亭说住一夜就回去,岳风也是听的清楚明白的。


岳风不知道为什么,对陆华亭有一种情结,他从前很崇拜陆华亭,所以入了军队,想做他的副官,但后来迷恋李芷君之后背赶出了军队。但不知为何,他心中一直伴随着崇拜陆华亭与记恨陆华亭的交织的情绪。


如今,他差点死在陆华亭的手中,又被陆华亭放了,他有幸和陆华亭交手。这就使得他心中的记恨少了许多,并且看开了许多。


“亭少,如果可能,我还想做你的副官!”岳风对陆华亭说。


“岳风,你和我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已经过去了,我们要面对未来。可是,如今我已经不统帅军队,你恐怕,也坐不了我的副官了。”陆华亭说。


“亭少,我,想和你结拜为兄弟!你觉得,可以吗?”岳风说道:“你看的起我吗???”他说。


陆华亭想了想,说道:“好!岳风!我可以和你结拜为兄弟!”
岳风听到了这些话,不由得有一种想哭的感受,他的眼睛竟然有些红了。
就这样,过去有着恩恩怨怨的陆华亭与岳风,就在这山寨里面,结拜为了兄弟。


夏嫣然成为了他们结拜兄弟的见证人。夏嫣然做梦也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陆华亭与夏嫣然就这样,在岳风的山寨里面,住了一夜。第二天,岳风答应陆华亭,一定要好好送他们回去,并且,未来,也要帮陆华亭寻找天山雪莲。他出了四匹马,加上陆华亭的马,一共是五匹,先送陆华亭回客栈。并派人跟随。


就这样,陆华亭与夏嫣然就先回了客栈。到了客栈之中,他们看到了黄少威与阿桑,他们早就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1031

帖子

409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97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21: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华亭回到了客栈之中,见到了黄少威与阿桑。


他们两个人见他拉了几匹马回来,感觉十分的诧异,于是问他,这些马都是哪里来的。陆华亭告诉他们两个人,是一个叫岳风的人送的,他还和他结交成了兄弟。黄少威十分奇怪的看着陆华亭,同时也看到夏嫣然也回来了。原来是虚惊一场,那个叫沙里飞的土匪,竟然是陆华亭的旧部。想一想,世间真的是小,有些时候,什么人都能遇到。


陆华亭这个时候,检查了夏嫣然的行李箱,发觉,剩下的雪莲花已经不多了,夏嫣然唇色不好,有些时候有咳嗽,甚至还能呕出血来,这些都是中毒日益加深的征兆。陆华亭知道,他们必须马上去天山,寻找天山雪莲了。


陆华亭与黄少威商议之后的结果,是第二天,就骑马去天山。阿桑在一旁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也同意这样。同时,如果去天山,就必须四个人同去,连同夏嫣然也一起上天山。陆华亭怕夏嫣然一个人留在客栈,又出现什么事情,所以,必须带她也一同前去。


夏嫣然同意了。


阿桑一边听他们的谈话,一边烧开水,把水烧开,然后将雪莲花放在开水里面浸泡,将浸泡后的雪莲汤,给夏嫣然吃,希望能医治她的毒。


夏嫣然将雪莲汤喝下,苍白的脸偶尔有时候会有些血色,可是这样也不行。因为雪莲花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且这种药似乎也抵挡不了河豚毒的侵袭,夏嫣然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人也瘦了而许多。


“必须赶快找到天山雪莲!”


陆华亭心中所想。经过了一个晚上,大家的休息。在第二天,夏嫣然穿的一身的干练的衣服,和陆华亭,黄少威,阿桑一起,几个人就要出发了。


当他们刚刚要走的时候,忽然,客栈的老板找到了陆华亭。


陆华亭还以为是住宿的钱没交够,正要和老板说。但是老板先开口了:“陆先生,你不知道,你带回来这几匹马,都是沙里飞的马,沙里飞恐怕是要亲自来的,他们既然和你交好,你也应该等一等沙里飞才对。”


陆华亭想了又想,觉得老板说的很对。于是,就下了马,回了客栈,在客栈里面,想好好等等沙里飞,的确,沙里飞岳风同他讲过,似乎岳风是要来的。等了一个时辰,果然,岳风骑着马,还带着三个侍卫,很遥远的就走过来了。


陆华亭远远的就看见了岳风,他也笑了,没想到岳风真的来了,看来岳风是来帮他的!


“大哥!大哥!”岳风看见了陆华亭,远远的就叫他。


“大哥,我来了!”岳风骑马走到陆华亭等人的面前,见了陆华亭,并且,下了马:“大哥有所不知,这天山的地形很复杂,山林又多,山上风雪又大,没有个带路的人帮你,这怎么行呢!小弟长年就在这天山里来回行走,所以,小弟今天来,给大哥做个向导!”


陆华亭笑了笑说道:“谢谢兄弟了!谢谢兄弟了!"
夏嫣然见了岳风,也微笑道:"有劳岳兄弟了!“
说罢,她也上了马,于是,陆华亭,夏嫣然,黄少威,阿桑,岳风,以及岳风的三个侍卫,就这样,随同陆华亭,一起走进了天山。


几个人初进天山,来到了天山脚下,这一日,还算风和日丽,于是,几个人先在山脚下休息。等到休息够了之后,几个人又向天山里面挺进。岳风做了向导,引着陆华亭走一条比较好走的路。


岳风对陆华亭说:“大哥,你听我说,我这些年虽然也进天山,但是,没有走到天山顶上去过。听说天山雪莲都在天山山顶。但是我没有去过,我只去过天山的中麓。越往上面走的路就越难走。”


陆华亭点头道:“我知道,若想上天山顶是很难的,但是为了天山雪莲,又必须走到顶上去。


说罢,还是努力的向前走着,于是,又一天快过去,几个人已经来到了天山的中簏了,不想,天山脚下虽然并不是风雪很多,但是走到了天山的中麓,这个时候,忽然刮起了暴风雪。


陆华亭与夏嫣然的马被风雪袭来,忽然好似惊了,竟然带着他们飞奔向前,跑出了很远。


于是,陆华亭与夏嫣然,同黄少威和阿桑,以及岳风和岳风的人之间,就被拉开了很远。


陆华亭被风雪围困,看不清楚来时的路和前面的路。


他拉马回身,冲着来时的路大声喊:“岳风!少威!阿桑!”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


夏嫣然对陆华亭道:“他们应该听不到的,我们和他们走散了!”


陆华亭明白是这样的情况。


他仔细的想了又想,夏嫣然的毒不能耽误了,今天就应该把天山雪莲找到,回去找岳风黄少威他们已经来不及了,还不如自己早点上山,或许能找的到天山雪莲。


想到这里,他拉过了夏嫣然的马的缰绳,以及自己的马的缰绳,对夏嫣然道:“嫣然,我们两个先上山上去找天山雪莲,我想,或许岳风他们随后会到的。”


“不等他们了吗?华亭???”夏嫣然问。
“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你的毒越来越重,我们不能再等了”


风雪很大,两个人就在这风雪之中前进着。越往山上的路就越难走,直到,马已经不能驮着人在山路上行走了。陆华亭下了马,夏嫣然也下了马,陆华亭左手拉着两匹马,右手拉住了夏嫣然,就这样冒着风雪前进。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夜晚。


陆华亭与夏嫣然,已经走的接近了山顶。忽然,夏嫣然似乎看到了什么,然后对陆华亭道:“陆大哥,你看,前面好像是一个山洞!”


陆华亭看了看前方,果然,前面是一个山洞。夏嫣然的眼睛比较敏锐,一眼就看到了。


陆华亭特别的高兴,因为可以有地方落脚了。


天山顶上有些枯萎了的树木,也是针叶林。由于山顶上经常有风雪,所以,草木都是不太生长的,他将马栓在这些树木上,然后,拉着夏嫣然,走进了山洞。山洞里面很平整,也很大,而且可以抵挡风雪。陆华亭手中拿过来一根军刺,这根军刺,是岳风那日与陆华亭结拜兄弟之后,送给陆华亭的礼物,本是岳风的。陆华亭拿了出来,到山洞外砍了一些干枯的树枝回来,然后,在山洞里面点燃了火。


有了火,一切就都亮了起来。陆华亭让夏嫣然坐下,然后在火前烤火。夏嫣然由于身有中毒,加上旅途劳顿,身体十分的虚弱。
不一会,就全身发抖了起来。


陆华亭看到夏嫣然这样,知道她很冷。于是将自己的外衣脱下,裹到了夏嫣然的身上。


陆华亭的外衣脱下之后,里面就是一件白衬衫,白衬衫里面,是包缠了纱布的自己的带伤的身体。


他将衣服给夏嫣然裹好,自己却感觉到很冷。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再和夏嫣然说冷。他感觉,还是应该快点找到天山雪莲。否则,时不我待。


夏嫣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陆华亭这个时候,觉得应该徒步走到天山山顶,去寻找天山雪莲。


他来的时候带了一只手电筒。于是,将自己的衣服裹在夏嫣然身上,然后将夏嫣然抱了起来,抱在怀中,拿着手电筒,熄灭了火。
就这样,又向山上走去。


就这样又走了几个时辰。手电筒已经基本上没有电了。陆华亭耗费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体力不支摔倒了。夏嫣然由于过度疲劳以及毒伤的作用。昏睡了过去。就是跌倒了,也没有醒过来。


陆华亭知道夏嫣然身体如今的情况,他必须快点找到天山雪莲。于是,他在地上爬着,一只手拉着夏嫣然,一只手爬在地上,让整个身子向前移动。他身体上中枪的地方特别疼痛。每动一下,都几乎要疼的晕过去。但是陆华亭凭借他的可怕的坚忍,将疼痛忍耐下来,就这样带着夏嫣然向山顶移动。


最终,在早上的黎明之中,两个人来到了山顶。


陆华亭挣扎着站了起来,并且,扶着夏嫣然也站起身,他终于看到天山雪莲了!原来是生长在山顶上的一处悬崖峭壁之中。
一朵红色的天山雪莲,红的如血!


陆华亭高兴的几乎想要跳起来。


他见夏嫣然还没有完全的醒过来。于是,小心的让她先躺在地上,然后,自己冒险,到悬崖峭壁的地方去摘那朵天山雪莲。


最终被他摘到了,是一大朵,红的如血的天山雪莲!


他得手之后,特别的高兴。并且,自己从悬崖上走下来。来到了夏嫣然身旁,这个时候,夏嫣然有些醒过来了。见到了陆华亭,也笑了。


“嫣然,我们终于找到了天山雪莲,终于找到了天山雪莲!你看,是红色的,红色的!”


陆华亭将天山雪莲放在夏嫣然的脸庞,夏嫣然见到陆华亭,见到天山雪莲,也会心的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18-10-21 16:51 , Processed in 0.590340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