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73|回复: 13

天涯顧客

[复制链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发表于 2016-6-20 21:17: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從貼吧搬來的,因為很久沒有更問了,然後這個半截再挖個,文待會奉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1:37: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                                        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人生,就像每个人的性格一样。性格与人生每个人都不会相同,而他们的命运却会因为自己的性格,而发生着不同的变化。性格注定了人的一生。没有经历又如何成长。在生命的长河之中,不断地成长,不断修缮着自己。虽然世间多为中庸之人,但却都不会重复。有些人始终不愿做那大多数,这样的人生注定了 不会平淡。挑战是有趣的,这样的人生才算不白活。我不知道我的主人公会不会就是代表我,但他却总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写出来。这也许是我的内心。我更渴望那份宁静与自然,从来不喜欢束缚。我爱自由,爱潇洒,更想内心的宁静。草地上丛林中,那是我的向往。享受阳光享受大自然,但总是会被牵绊。内心的渴望只能寄托于纸间。却无人能懂。    让我的主人公走出来,代表我。心痛,烦恼,愿在书中做一个真正的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1:40: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傍晚小城的酒馆进来了一个男的。他英俊的面容,深邃的眼眸,但他深邃的眼眸里看不到任何的喜怒。他的心,似乎早已冰封,所过之地给人的只有一个字,冷。细长的手握着的是他那把从不离身的剑。这剑似乎已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他的目光是冷的他的剑是冷的。他的人更是那与世隔绝的冷。在他的眼里身边的一起都与他无关。在酒馆的角落里坐定,小二陪着笑脸:“客官您要点什么。”这一刻小二那脸上的笑,在他的瞪视下也荡然无存。他才冷冷的道:“上等女儿红加几份小菜便是,还有别让我看到你那不真实的笑脸,否则,我就切了你的脸下酒。”小二吓得腿都哆嗦上了谁让这个人眼神那么冷。冷的就像进了三九天。不一会小二谨慎的端来了他要的酒菜就匆匆离去。招呼其他客人,似乎不想也不敢再多看他一眼。他似乎很享受这一切,喝着酒,还是冷冷的。这时酒馆来了几个无赖,看到他这里无人,便坐了下来。呼唤小二上酒,不知道是怕了无赖还是怕了这个冷血的人。没有半点过来的意思。而他还是低着头冷冷的道:“我不喜欢与人同桌而食,请你们离开。”那帮无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前面这位冷血之人或者说是压根没在意他的存在呢。似乎是那帮无赖里的头头道:“呦呵!敢跟大爷我说这话,是不是不想活了,大爷我就喜欢坐着,怎么着,有种的亮出家伙来,看你的刀快还是我哥几个的家伙硬。”他脸上仍然平静,似乎这几个无赖并非是在对他讲话,依然倒了杯酒送到嘴边,冷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在那无赖手就要碰到他时,折断了那人的手腕,只见他的腿稍微动了一下,那人已然飞到门口。其他几个见到老大受伤纷纷掏出各自的家伙就要一拥而上。头一个刚到,只见他抬起手将那男的甩了出去,顺道撞倒两个。而后一脚一个踢了出去。那几个无赖看到同伴受伤,而这个男的却似乎都没有几下就已收拾了。却还在喝酒。这时他的脸还是那么的冷。那帮无赖早已吓得一个个跑了出去。扶着受伤的人,很快消失在落日的余晖里。  他喝完了酒,潇洒的离去,天快黑了,而他并没有投诉的意思。带着剑离去。一人一马在这落日的余晖里渐渐远去。  他是谁做什么的,把所有的疑问抛在酒馆所有人的心里。他叫冷无情,有人说他背负着深仇大恨,有人说他是江湖的游客。其实他要怎么去说呢?他的仇他的恨,他又去怎么讲,他只是孤身一人。还记得15年前那时他也就十岁,他家只是以种地为生,父母一年到头都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但是无论他们怎么的去辛苦,却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地主的剥削,又有朝廷的重税。他的家乡时不时有人饿死。他的父亲,因为实在不堪忍受重说的负担,与收税之人大打出手。结果被活活打死。从此他母子,二人靠绣些东西来卖,可即便如此,还是会有人收税,要钱,甚至出言调戏。母亲忍受不了那些差役的侮辱而自杀身亡。他就成了孤儿。从那时起,他就发奋图强,离开了家乡,上了崇阳门,拜师学艺。为的是逞强扶弱,劫富济贫。十五年了,他没日没夜的习武,在崇阳门众弟子之中他最勤奋也学的最好。而这一次是他学艺已成。离开师门,尊师门瑾训,逞强扶弱劫富济贫,以报效师门。也许背负的太多,忘不了童年的一切,他在从艺十五载从来没有笑过。他的脸似乎有生以来就不会笑。他的心也早已封锁。他早已忘记了一切,哪怕就是付出了生命,他也完全不在乎,他的出现为的就是两个字,杀人。无牵无挂,浪荡江山。天涯海角,都是我的家。天为被地为床,也许这是他的不羁。又或者说这是他的潇洒。冷眼看世间事,让我斩尽人世的贪婪。尽我的一生,只愿为人间消灭那些贪婪的失去了人性的“人”。也许那些“人”根本不应称做人,因为他们的心似乎连虎豹才狼都要凶猛。世间险恶,最险不过于人心。所以他要杀。因为那些人根本不值得手软。天已然黑了。他停下了马,让马在山野里跑,自己则习地而躺,看着天上的星星,喝着酒,听着大自然的声音慢慢的进入了梦乡。梦里他看到差役又在到处欺负人,收税,收了税去吃喝玩乐。他恨,他想把他们全部杀了,做了一夜的梦,梦里也是杀了一夜的人。当太阳升起,他才睁开眼,久久的看着早晨那第一缕阳光。最后深深的吸了口气,也许只有大自然可以给予他安全给予他安稳。似乎只有在这一刻他的嘴角才勾勒出了浅浅的笑容。这笑容小的无人可以发现。起了身,吹口哨,他的马从远处的山坡奔驰而来。看到自己的马,他伸手摸了摸它的脸,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他的马他的剑。是他最深的依赖。拿出干粮坐在地上吃了起来。吃完后骑上马,再次上路。也许在路上,一人一马一剑。是一种江湖,是一种潇洒。这时的他戴着草帽,遮住了脸。仗剑江湖,做那天涯孤客又何妨,茅屋柴门,双宿双息又如何。总是一世。敌不过太多,拥有了江山也改变不了他人。只想做剑客一名,只为了天涯海角,地为床,天为被。走到哪里管哪里的事。不做朝廷人。只为心而活。一路行来,这时到得了一个城镇,谁也不知道这叫什麼地方因为它太小,又地处偏远。这小小的城镇孤独的矗立在沙漠的边缘。任狂风呼啸。偶尔只有那些许人经过。这裏似乎比西大通还多了些荒凉。此去将进入沙漠。从沙漠裏走出的不多。因为他们早已把生命被沙漠掩埋。而这些人有多少是无奈的。他们没有选择,只有走入荒凉去寻找那仅有的生机。可是沙漠的残酷,又有多少人可以生存。而他冷无情为的是什麼呢。我说过他是为了杀人,他是杀手,是剑客。是不用花钱自己选择的杀手,为的是劫富济贫,为的是杀朝廷的走狗。为的是救那些人,而不被送的更远,为的不是让他们死。想起当年,那些朝廷的走狗,杀了他的亲人,而他被他们送到了大西北,去面对无际的沙漠。他们那些人,有多少活著的,也许除了他活著的也只有他。长途的跋涉,他们相知,可是却又看著他们纷纷离去。他们有多少不是被沙漠吞噬,而是被打死饿死,女的遭到的更多是侮辱而死。送到这裏以所剩无几,剩下的,又是在一次次沙漠的暴风下丧命。他穿越沙漠,在昆仑山下晕倒。遇到崇阳门弟子。得以被救,多年来习武练剑。为的就是这一刻。他有的只是孤独。多年来已然习惯。而崇阳门似乎所有人都遭遇都是如此。他们每一个弟子下的山都是为了劫富济贫。他也一样。这次只因听说有人将被带到这裏。发配。他只是想杀了官兵,让那些百姓多一些逃生的希望。找一片属於自己生存之地。他在这裏等,等杀人。了了此事,便入中原,回到属於自己的家乡。但他不会放过他们。这时已入得城镇,牵著马,一步步缓缓前行。他现在看了看手中的剑,脸上看不出喜怒。擡头,他想找家店吃点东西喝些酒。这裏的风太冷也太大。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他知道他抵不住这寒冷。可是住了店,就没太多的钱买酒,也没办法餵马。对於他自己可以冷著饿著,但绝对不可以让他的马挨饿,因为这是他的唯一。比他还重要。这匹马已随他很久。所以他不能。看看风看看天,他还是摇摇头,还是睡大街,大不了喝些酒,睡大街。这样想著也就来到一个客栈门口。吩咐小二餵马。他责进去吃了饭买了酒。再次牵著马在街上走著,只为了找个稍微避风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3

主题

996

帖子

38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8
发表于 2016-6-20 21: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期待圣圣的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1:51: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是個坑,沒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1:53: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救人                         几天后的傍晚,这个城镇忽然来了一队人,而这些人正是官兵和发配来的人。这帮人进的城中,一头钻进客栈,而那些人却被扔在外面。没有吃喝。而官兵在裏边大吃大喝。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裏,那张冰冷的面孔,以及他那双可以杀人与无形的眼神。因为他没有出声,因为所有人当他是空气,所有人也都不会在乎他。没有人认识他,既然不认识当然不会注意,就连小二也是他喊了才会去招呼。所以他这裏有的还是那份安静,他一杯杯的喝酒,他想镇定点,然后去找那些人。他还没有杀过人,所以他也是在借酒壮胆。虽然他恨他们,可是杀人他毕竟还是第一次。右手紧紧的握著他的剑。他的左手端著酒杯。最后一杯他喝的很猛,只一下,干尽了酒。缓缓的起身,他的步伐很慢,他的眼里充满了火。虽然他们不是那些打他害他家的人,可是他们是官兵,他们把犯人放在门口,他们吃喝。足够了,他要怎麽样去惩罚他们谁也不知道,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时小二看到他起来向前走著,以为他要走便迎了过来道客观您慢走。他没有看小二自然也没有回答他。这时他已经走到官兵身后。而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只是经过,但谁也没有想到只是这短短的一瞬间,那个人就发出了杀猪般的喊声。这时所有人都把疑问投在那官兵的脸上时,而那官兵的脸早已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当所有人都要看到他就要晕倒是,而他旁边的另一个人却已经倒在地上。惊愕中,当所有人还没有缓过来时,酒馆发出了一连串痛苦的声音。愿意只有一个所有的官兵,他们的右手已然在了地上。而那把砍人的剑却早已入了鞘。他的脸依旧很冷。但多了份无人察觉的释怀。他没有回头没有看缓缓的走出客栈砍断了一根根链条,放走了所有人。因为他知道他们大多数人没有罪。客栈裏的其他食客这时才反应过来。还想说些什麼。可是他已经骑上骂走了。他要走,要的是一个人的江湖。浪荡江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1:54: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初遇                夕阳下的城镇外面,一人一马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在那麽多人的眼里看到的是他的孤独,但对於他却不会这麽想。因为他早已习惯。他原本就是孤独原本就是不会与人交往。所以他不喜欢人与人之间的那些猜忌。对於他大自然和他的剑他的马才是他最亲近的事务。他的生活方式永远都是一样的,他爱喝酒他喜欢不住客栈,其实他算是怪人。 这日到的一个叫做武威的城镇,他本想坐下来喝酒吃饭。但是在他往酒馆的途中却遇到一夥人。这夥人正在围著一个女子,而那女子武功虽是不弱,却奈何不了三四十人的死缠烂打。也许在平时他连理都不会理。可是他这时却停下来看他们打架。突然女子开口道:“没见过打架吗?看什麽看?你一个大老爷们不能过来帮帮忙吗?”她的声音是那麽清脆,柔中带刚。那声音都让人听了觉得她绝对是美女。只可惜这会她只顾著打架。看不出她的容貌。也许有人会认为他不会开口,也有人认为他会走开。可是他却似乎就要别人猜不中他似的忽然开口道:“姑娘我认识你吗?我又有什麼理由要帮你?”所有人都会以为这位女子会显得尴尬但她却不然,回口道:“难道只有认识的人才可以帮吗?还是你武功弱这一切只是装样子?又或者你的剑生了锈拔不出来?”这时女子已被逼得衣服砍了几处。而他只是过了好一会才道:“我的武功弱不弱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剑没有生锈。我只是不喜欢多管闲事,我只想管我想杀的人,那就是朝廷中的走狗。”那女子听到这些话,似是感到自己求他已是多余。心里想著看来自己今天只有死在这裏。但十五年前他的亲人被发配到边疆。她被天山掌门收为徒弟。现在她终於可以去寻找她的亲人,她不知道可不可以找到,但她仍希望去找他们。途中遇到这些山贼便於他们交手。只可惜寡不敌众,看来是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便要死在这裏了。心中凄凉,也失去了斗志,泪水顺著脸颊滑落。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冷无情出手了,他的剑他的人瞬间转入战团。而那帮人已被杀了一半,他的加入让这些人死的更快,只一会功夫那些人全部右手被砍。连滚带爬的离开这裏,地下留下了一些尸体和血迹。冷无情头也不回的慢慢的走开。而那女子却也受了不少伤,晕了过去。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还是决定救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1:55: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木頭人                 破庙,冷无情替这位姑娘包扎完。天也已经渐渐晚了,依这情况今日是必须留在这里了,因为门外的西北风刮的很大,几乎可以将人吹走。看了看这天气,虽然是五月的天,但在这种地方仍然随时会飘雪。那种只属于高寒地区在大西北可以活着的花不多。虽然这里不像西宁那样的高,但也已经接近荒原。五月的天,正是郁金香绽放的季节,这里没有西宁那么多的郁金香,但是足矣。而郁金香在这个节日里开,经常会迎来风雪。树木新发的枝芽,郁金香即将绽放的花朵蒙上那洁白的雪花,真的也是一种美。冷无情看过,不只一次。他喜欢,喜欢郁金香的香味,它的坚韧。他喜欢雪压枝头的那种美。那种只有青藏高原才可以见到的只属于高原的景致。他知道这天要下雪了,透过破庙的窗户看着院中的柳树,还有那几株为数不多的郁金香。他这一入中原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几时还会回来,几时才可以又看到这种景致。他对别的不感兴趣感兴趣的只有大自然。看着冷无情一直不说话这位姑娘走了过来,本来是想说声谢谢的,可看到冷无情那张脸,这姑娘也知道,谢谢说了也是白说,因为他根本就不理人。陪他一起看着窗外。她不是在青藏高原生长,所以她不知道这里天气变换多端。但是风刮的很冷。她自言自语道:“这天气中午还是日头当空,这晚上说变就变。”似乎风是为了回应她一般刮的更猛。她冷的受不了,变离开了窗边,准备回到里边,找个角落坐下,那样就可以稍微暖和点。不过这时冷无情道:“中午大太阳,晚上变天已经算好的了,这天没在一个小时内变一个脸已然不错了。这里连风都是乱的,甚至一会就可以变几个风向,有多少树并不是被冻死,而是被风吹的断了,风的力度如果左右摇摆那么这树就算活过了严寒,却支撑不了风。”突然他一句话也不说了,他说话说的突然,停的也是突兀。叹了口气,向天空看去:“要下雪了。”要下雪很正常,可是对于初次来此的这位姑娘简直不可思议:“喂,你有没有搞错,现在可是五月,怎么可能下雪,下雨倒有可能,下雪我不信。”冷无情没有回答他,只是找了个地方坐下,不一会睡着了。留下这位姑娘真想一脚将这个木头人踢醒。叫他木头一点不为过,因为他真的很像。就好像任何事情都牵动不了他的变化。永远都不会变。 第二天天刚亮,这位姑娘变睁开了眼睛,这一夜她睡的极不舒服,因为太冷,她好像是为了印证他下雪的话一样,匆匆跑到门口,打开门,风卷起的雪花直接吹到她的脸上。风夹杂着雪花冷的这位姑娘赶紧关上门。这时身后那个冰冷的声音又道:“雪很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2:00: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剛纔發的沒出來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8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22:01: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剛纔發的沒出來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18-4-22 15:16 , Processed in 0.651892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