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68|回复: 6

《风雪华亭》第二十九章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发表于 2016-6-25 21: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九章


夏嫣然这个时候看到了血红色的天山雪莲,心中非常的高兴,她看了看陆华亭,接着,她又朝山崖上面看去。然后,她似乎看到了什么。


“华亭,你看!”她指着前面的山崖处说道。


陆华亭转了身,朝山崖处去看,似乎又看到了血红色的一朵。


“华亭,听说,血红色的天山雪莲,有非常厉害的作用,可以医治百病,可以清理百毒,可以强身健体,可以起死回生。华亭,你不要只为我的毒摘一朵,似乎还有一朵,你去摘回来,你也有伤病,这样,你也吃下这天山雪莲。”夏嫣然对陆华亭说。


陆华亭说道:“好!嫣然,你等着,我这就去摘。”


“要小心!”夏嫣然关切地对陆华亭说。


“我知道!”陆华亭的声音消散在风雪之中,然后他就一个人来到了悬崖之边。
陆华亭来到悬崖之边,然后,登上了悬崖,他仔细地走到悬崖上面,攀登上去,然后又仔细地看了看,果然,还有一朵血红色的天山雪莲,比上一朵稍稍小了一点,但也是血红色的天山雪莲,就开在这悬崖之上!


陆华亭伸出手去,将这朵血红色的天山雪莲,摘了下来,然后,揣入怀中。


接着,他小心地攀登下了山崖。


然后,他来到了夏嫣然身边。


“嫣然,你看,我将这朵天山雪莲摘下来了。”夏嫣然看到了后,非常高兴,也点头笑着,不过,她的毒伤很重,转而,她又似乎要沉沉睡去。


陆华亭这个时候知道夏嫣然的毒伤很重,是时候要下山了,而且,要赶快下山,下山之后找地方,将那朵大的血红色的天山雪莲赶快煎水入药,给她吃下才行。


然后,陆华亭将夏嫣然扶了起来,然后将两朵天山雪莲都揣入怀中,接着,他背起了夏嫣然,就这样,下山而行了。


由于目前是黎明,所以,太阳在逐渐的升起,天色也逐渐逐渐有了光泽。




陆华亭往山下走,路过了往来时候的山洞,他们将马栓在了山洞旁的松树上,陆华亭这个时候将马缰绳解下,然后,将夏嫣然放在马上,自己牵着两匹马,往山下走。
陆华亭和夏嫣然下到了半山腰的时候,这个时候遇见了岳风,黄少威,和阿桑,他们也在山上躲避风雪一夜,这个时候,正在往山上走去寻找陆华亭与夏嫣然,恰巧遇到了他们。


他们一行人就这样走下了山。
走下山后,回到了客栈之中。


已经是上午了,阿桑连忙将药壶拿出,然后,将那朵大的血红色的天山雪莲,放在了药壶之中,然后用清水灌入,放在火上煎制。过了一会,药好了,然后,用碗将药水盛出。


夏嫣然有些恍恍惚惚,但是也将药喝下了。然后她就躺下了。


过了一会,夏嫣然说,自己有些腹中难受,想要呕吐。阿桑连忙将店中的痰盂拿了过来,给夏嫣然,夏嫣然忽然呕血,连连吐了三大口黑色的血液。然后全身出了一身的汗。接着,她就感觉四肢百骸,似乎从来都没有过这么舒服的时候。


她站起了身来,感觉,似乎全身的毒伤,都好了!


陆华亭看到夏嫣然如此,特别特别的高兴:“嫣然,你看你,都好了,你看你,都好了!”


夏嫣然也笑了,但是她忽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连连对陆华亭说:“华亭,快,你也煎一朵,吃下去,我觉得,你的肺伤能好,而且,H传染给你的病毒,似乎也能好!”夏嫣然笑着说,她这么说,也是在提醒陆华亭。


陆华亭听到后,也觉得,夏嫣然说的有道理。


阿桑连忙,将所有的药和雪莲倒出,然后将那朵小的天山雪莲,也倒入到药壶之中,用水煎制。不一会好了。然后,端出给陆华亭喝。陆华亭一口气,将所有的药水都喝下了。夏嫣然是医生,她懂得怎么给病患治病。她让陆华亭又将整个小朵的血红色天山雪莲吃下去。陆华亭答应了,将其吃下。


这样,陆华亭就感觉胃里和腹中特别的温热,他喝下吃下之后。


于是就坐在地上,打坐运功,不多时分,整个身体的热气与正气,就纠结在了一起,贯通在了一起了。
不多时分,陆华亭也咳嗽起来,他连咳嗽带呕吐,也吐出了一些灰色黑色的血出来,然后,身体上面枪伤的伤口处,冒出了一些脓血。


身上出了一身的大汗,夏嫣然用手去触摸,发觉,有些粘湿,汗也居然是黄色的。


陆华亭由于运功,头上也冒出许多白色的烟雾来。


夏嫣然命阿桑准备了一盆热水,然后用水烫了毛巾,拧干之后,帮陆华亭擦拭,她们用两条毛巾接力进行。她们不仅仅从陆华亭身上的枪伤伤口处擦拭下了许多脓血,而且从他身上擦下了许多黄色黑色的汗来,足足擦脏了两大盆的热水,才算停歇。


阿桑也从她自己的房间之中,拿来那个宝蓝色的瓶子里面装的麝香味道,可以消失疤痕的药膏,一边帮陆华亭擦汗,一边帮他上药,到他身上的伤痕。


过了两个时辰,陆华亭收了功。


这个时候,他的脸色变了,陆华亭再也不是蜡黄色苍白色的脸色了,他的脸恢复了白皙和红润。


然后他也吐了一些血出来。他的身体好了。他再也没有感觉到时不时的眩晕,和平时过高的体温。他感染的H的病毒已经好了。从他的身体里被雪莲的热量逼了出来。而且他的枪伤也好了,肺部有了非常好的愈合。感染的脓血全部流了出来,肺部的伤好了。


陆华亭不仅仅病毒被逼走,肺伤有了根本性的好转,就连全身的伤痕都不见了。天山雪莲的作用下,加上陆华亭自己的运功,再加上阿桑的药膏三重的作用,使得他的伤痕都不见了。包括背部的最大的十字形的伤痕。这真的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


陆华亭与夏嫣然,都在伤愈的喜悦之中。


岳风,黄少威,阿桑,三个人,也都很高兴,他们是在替陆华亭与夏嫣然感到高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8 19: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紧接着,黄少威,与岳风,商量之后,还是觉得,让陆华亭与夏嫣然好好在房中休息。他们和阿桑走出去,到各自的房间,也各自休息。


黄少威此时已经和岳风同一个房间,阿桑这个时候就回到自己的房中休息了。
阿桑这个时候拿过了那个装有带有麝香味道,可以消除疤痕的宝蓝色的瓶子,瓶子已经空了,她将所有的药都给陆华亭涂上了。
陆华亭全身的伤痕消失了。她很高兴。


平时里面,只有这样,她才算是和陆华亭有了一些交集。
否则,他是触碰不到陆华亭的。


她接了点水在一个小盆里,然后,放在房中,接着,她在盆里洗了洗手。又将那个宝蓝色的瓶子也洗了洗。


她觉得有些失落,情感上又似乎有些放旷和恍惚,她自己还在爱陆华亭,可是,未来,这个世界允许她再继续爱他吗???


或者她自己还能忍耐着,自己的情感,收敛着自己的感情,继续对陆华亭投放感情吗???这个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昨夜和黄少威与岳风在山上躲了一夜,这一夜,黄少威对她有了许多的照顾,这些照顾,也是她自己都想不到的。她没想到黄少威平时看来那么英俊威猛的一个人,会对自己这样的一个女子温柔下来。


她的心开始乱蹦起来,她觉得,似乎黄少威这个人,也很好。
她的手在水中洗着,不知不觉,也将手中的瓶子洗干净了。


岳风在黄少威的房中,也只是在陪着黄少威饮酒。他自己很能喝,自从他在新疆这边落草,变做沙里飞之后,就更能喝了,经常也和兄弟们饮酒作乐。


黄少威问了问岳风:“岳兄弟,这次你和亭哥结义为了兄弟,你的未来,有没有想过有什么打算???”


岳风想了想到:“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他喝下一杯酒,接着道:“不知道,大哥在上海,还有没有什么事业???”


黄少威道:“亭哥在上海,我们有一个黑道的帮派,是汇总了从前我们在上海经营的一些人和事,加上后来一些帮派被我们捣毁了之后,剩下的人马,最终汇集成的一个帮派,名叫四海。不知道,岳大哥是否想也加入进去。”


岳风又饮下一口酒道:“我们在新疆这里的势力,也顶多有一百来人。我们这些人,有些是散兵游勇,有些是我认识的一些汉族军队的旧人,有些就是新疆本地人,我们都是响马,未来还没有想过再加入更大的势力。不过我跟了大哥,我想,我可能也是要加入到他的阵营里面来的。”


黄少威笑道:“好!只要岳大哥也加入!相信我们也是如虎添翼啊!不知道,岳大哥的人马,什么时候也去上海???“


岳风道:“这么多人,也都去上海,这些人的路费不是小数目啊,以及这么多人辗转行路,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黄少威道:“钱不是问题,我可以帮助提供路费。只要岳大哥想要跟我们在一起。”
“好的!”岳风道:“我只要手书一封,放信鸽给我的二当家弟兄,想必,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会跟随我去上海!就算有一些本地人不愿意走,但也有他们的理由,毕竟也只是少数人。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会聚到一起的。”


“好!”黄少威拿来了笔和纸,给了岳风。岳风就在纸上写着。不多时分落笔成文了。然后,他来到店里一处隐蔽的地方,朝天上吹了吹口哨,不久就飞来了一只信鸽。信鸽飞落了下来,站定在他的手臂上,然后,岳风将信缠在信鸽的爪上。接着放信鸽走了。


“我可以先和大哥走,随后我的弟兄们就能赶来!”岳风说道。


“好!稍后我就和亭哥说这件事情。相信他一定很高兴!"黄少威说道。


岳风点头称是。黄少威命店家拿来被褥,并且又搭床一座,就让岳风睡到自己的房间之中了。


然后,他来到了陆华亭与夏嫣然的房间。


陆华亭已经睡去了,夏嫣然下地开了门,见了黄少威,了解了此事,这个时候,陆华亭也醒了,知道了这件事。非常高兴。并且,命黄少威好好照顾岳风,有什么事情,明早再说。黄少威点头称是。


到了第二天早上,陆华亭的气色明显的见好。他和夏嫣然的行李之中还有一套非常干净的衣帽没穿。


两人决定都穿好。于是,两个人都穿戴上了新衣新帽。陆华亭穿好后,又围起了一条崭新的围巾。由于他很英俊,加上久违的健康!他真的气色很好,甚至,有些光彩照人了。


他知道岳风要加入四海一伙,并且,已经写信给他的弟兄们了。于是,他问了岳风,他们弟兄在新疆是否会有银号可以收到钱款。


然后让黄少威存一笔钱到银号之中去,做为他们去上海的路费。


几个人重新买了火车票,这样可以辗转先回蒙古。


通过蒙古,再回上海!阿桑已经打定了注意,就算回了蒙古,也要和陆华亭他们去上海。原本,陆华亭觉得阿桑是蒙古格格,是应该留在蒙古享福的。但是阿桑执意不在蒙古,还和陆华亭说好,让陆华亭也帮她说话,让她也去上海。陆华亭拗不过她,最终还是决定让阿桑也去上海。


陆华亭,夏嫣然,黄少威,阿桑,岳风,这几个人,就要通过蒙古,重新回到中国内地,上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7-6 20: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华亭一行人路过了蒙古,受到了蒙古亲王哈达林的热情款待,哈达林亲王得知阿桑也要同陆华亭同去上海的时候,却并不十分的答应。
但是阿桑非常执着,一定要和陆华亭去上海,陆华亭无奈之下,也帮助阿桑说话,说阿桑去几日就回来。
哈达林架不住众人的执着和劝说,也就同意了。


阿桑终于同陆华亭等人在一起了,并且,众人就要去上海。


临行前,哈达林亲王给了陆华亭很多的金银珠宝和钱,陆华亭自己有钱,所以,不要这些。但是哈达林亲王还是特别特别的热心和对陆华亭好,毕竟陆华亭拯救了蒙古。所以,一定要陆华亭手下。陆华亭也只能手下一些,他只收了一点珠宝和金银,其余的,都没有要。


就这样,陆华亭,夏嫣然,黄少威,阿桑,和岳风就这样坐着回上海的车,要回去了。


哈达林亲王还送了他们很远。
众人坐了火车,就这样要回上海,在列车上,陆华亭和岳风,黄少威等人,还在一起商议了一些事。


陆华亭了解了岳风的情况,他知道,岳风有将近一百多的弟兄,要跟随而来,只是这么多人坐车行路,十分不便。


但是,陆华亭事先已经吩咐了黄少威,给他们的银庄里面已经寄了钱。他们有路费的。所以,索性也就放心了。


陆华亭再上海的四海帮,已经有成员一万人,再加上岳风这一百人,虽然人数不多,但也更是如虎添翼了。


黄少威对陆华亭说,想回去继续发展四海帮,说怎么也想把帮派发展到五万人。


但是陆华亭自己并不太喜欢这样,其实他自己已经厌倦了黑帮的事业,他总是想应该干点什么正行。他从前指挥千军万马,是军人统帅。现在统筹这一万人,其实不算是什么。从前军人应该算是正行,现在不是了。但是总是放不下自己的这些兄弟,无奈之下,也只有暂时先干着黑道。


陆华亭此时已经非常有钱,他的财富藏的地方,只有他跟黄少威知道。别人,就连夏嫣然,也极少问津。


不清楚帮之中的事情怎么样了,四海帮目前靠的是杜白狼在打理,同时,在西山采石场一同回来的秦青绶,秦红绯,也在协助打理帮派的事务。


就在他们商议和思考未来的过程之中。火车就这样快速的前行着。


时光也在这些运动之中流逝着。


不知不觉,一行人回到了上海。杜白狼与秦青绶,秦红绯兄妹率领着帮中众弟兄前去接迎他们,他们没想到陆华亭一行人人就这么顺利的回来了。夏嫣然中的毒好了,还来了一位新的朋友,岳风。
看到了这个情景。杜白狼等人,都很高兴。


回到了四海本部的楼房之中,陆华亭累了许多天。他终于要停下来休息休息了。
他摘下了帽子和围巾,脱下了外衣,就那样躺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夏嫣然没有躺下,而是负责给陆华亭沏咖啡,服侍着他。


陆华亭稍后起来,也坐在了桌前,接过了夏嫣然的咖啡,饮了起来。
夏嫣然这个时候,才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但是她话到了嘴边,却没有和陆华亭说。


陆华亭看了看夏嫣然,也知道她似乎在想着什么,于是,他开口问了问夏嫣然:“嫣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和我说???”


夏嫣然点了点头道:“华亭,你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你和我这么长时间,一直是遇到事情,解决事情,或者打打杀杀,或者受伤医治,或者中毒解毒。你似乎忘记了,你自己,还有自己的孩子。”


陆华亭明白了夏嫣然的意思。他将手中的咖啡放在了桌上,然后,对夏嫣然说:“我一直以来都是想要回报你给我的恩情。所以,我一直的想法就是,跟你结婚,以及,我还要回报段大帅给我的恩情,那么就是报仇。于是,我忘记了,我还有一个流落在外的孩子。”


夏嫣然道:“吕嫂不清楚人在何处,她为什么不来上海找你???将孩子给你带回来???”


陆华亭道:“当年我人已经不知道是否还有生路,所以,吩咐的吕嫂,一定要和孩子在乡下住好,不要来上海找我。如今,上海的情形已经风云落幕,我不再是走投无路。可这也仅仅是半年的时间。乡下与上海之间的消息不通。各大报纸有时候的报导,也并不怎么报导黑社会的事,我也不会上什么好的头条。所以,可能暂时吕嫂不会轻易来找我。“


夏嫣然道:“在我的家的时候,听说你看到过一份报纸,那个上面写着,吕嫂曾经在黄河口出现???其实,华亭,吕嫂不来找你,你可以去找吕嫂。”


陆华亭道:“是的,就是那报纸,让我离开你的家,出来寻找吕嫂和孩子。可是黄河口我没有遇到吕嫂,却遇到了阿桑。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


夏嫣然道:“几年不见,你的孩子应该比从前长大了吧。这段时间,你忙报仇,忙和上海的帮派开战,和日本人开战,又忙着和我结婚,又忙着给我解毒。你都没有顾的上自己的孩子。华亭,如今,你应该好好的去找她们了。“


陆华亭听到这里,也不由地点了点头。


陆华亭道:“我现在就写信件,是给吕翠萍吕嫂的,并且广求消息,如果有人看到了她,一定要帮我将信带到。我会让她们回来的。我这就找她们。找我的孩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8-19 21: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嫣然想了又想:“当初你为什么把孩子交由吕嫂看管???”陆华亭道:“吕嫂是我的老手下了,他的儿子崇志也是我的手下,他们对我的女儿很好,索性我就让他们看管我的女儿。”


夏嫣然又道:“过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陆华亭笑了笑,接着一字字道:“她的名字叫陆小梅。我从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没有告诉过你,从前我也只是称呼她的小名。她的大名我一直没有和你和别人提起。”


“原来这样。”夏嫣然点头称是。
陆华亭道:“她是我跟芷君的唯一的孩子,看到了她,我就想起了她的妈妈。”


夏嫣然道:“如今你还思念芷君姐姐吗???”




“思念。”陆华亭淡淡的说。


夏嫣然点头称是,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的。”陆华亭说。


“的确。我不会介意。”夏嫣然淡然道。


夏嫣然接着说:“我现在只盼着你快些找到你的孩子。”


“嗯。”陆华亭说。


陆华亭从他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张信纸,和一只钢笔。然后,就在办公桌上写了起来。夏嫣然看到他专注的样子。也转而出了这个房间。


夏嫣然走了出来,在走廊里面遇到了阿桑。
阿桑见她走了过来,就也走了过来,问道:“夏姐姐,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在陆大哥的办公室里陪着他???”


夏嫣然笑了笑对阿桑说:“我出来走走,陆大哥对我说,他要找他的女儿,现在正在给带女儿的吕嫂写信。希望能够找到她。”
“是吗???”阿桑问道。


“是的。”夏嫣然回答。
紧接着夏嫣然便把有关于陆华亭女儿的事和阿桑说了起来。阿桑听到了事情的全过程,也频频点头领会。


不多时分,陆华亭叫来了手下,让他们去找黄少威。黄少威来了,陆华亭便把信件给了黄少威,并且叮嘱黄少威,要广发帖子,让他去找吕嫂。并且也要寻找吕嫂的儿子崇志。崇志已经很久没有回四海了,自从陆华亭和戴亨利发生冲突,直到如今,也没有再见到崇志的身影。崇志已经是一个几乎见不到的人。所以,这两个人包括陆华亭的女儿陆小梅,一定都要找到。


送走了黄少威,陆华亭找来了杜白狼,和杜白狼主要谈论一些帮会里面的事。这个时候,夏嫣然和阿桑,就离开他的办公室,以及办公室周围了。


杜白狼自打西山采石场事件之后,就跟从了陆华亭,回来,来到了上海的四海帮。陆华亭主要让他管理帮会里面的事。


但是他并不知道陆华亭在蒙古带回来的宝藏,究竟藏在哪里,这个宝藏只有陆华亭和黄少威两个人知道。黄少威是一个重视义气胜过自己生命的人,陆华亭也视他为自己的兄弟,所以,极度信任他,和他没有什么秘密,甚至也愿意把这些宝藏分给黄少威,但是黄少威愿意终生跟着陆华亭,所以,索性也不愿意陆华亭分宝藏给他。但是陆华亭不同意,还是将其中的部分分给了黄少威。他也愿意终生和黄少威在一起。


但是杜白狼并不知道宝藏的事。他只是负责执行陆华亭和黄少威的命令,做一个执行者。并且负责四海帮帮内的任务。


陆华亭和杜白狼沟通着,一直在说帮内的事。杜白狼和陆华亭汇报,说了四海现在在上海滩已经是一帮独大,魏松年死了,日本人的势力也已经消散,所以,现在是四海帮一帮独大的时候了。


陆华亭很认真的听从了杜白狼的汇报。并且把这些都记在了心里。


陆华亭还介绍了岳风给杜白狼认识,并且,和杜白狼谈及了岳风入帮的事。


杜白狼很高兴的认识了岳风,并且和岳风介绍了帮中的事。岳风有一百人 即将来投奔四海。杜白狼也都一一记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1: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很晚了,陆华亭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见到了夏嫣然。


夏嫣然已经躺下了。
陆华亭这个时候,也脱下了外衣,准备上床睡觉了。


他看见了夏嫣然。


“怎么了???”他上了床,跟夏嫣然说。


“没什么,只是,还在想你的孩子,小梅。”
“是吗”
“是的。”
“为什么在想她???”


“我在想,一旦,你找回了小梅,我该怎么面对她???我是她的阿姨,还是她的妈妈???”
“当然是她的妈妈。”陆华亭笑了笑。“你不要把自己当成是外人。”陆华亭对夏嫣然说。
“可是,我毕竟是个外人,我在孩子的眼中,应该就是个外人。”夏嫣然说。


“你不是。你不要这么说。”陆华亭说道。


“你和我经历了千辛万苦,最后才在一起,我们不能再分开了。你是她妈妈死后,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喜欢的女人。我想,她会体谅我,以及,体谅我们的。”
“你说,小梅她回认我这个妈妈吗???她会接受我吗???”夏嫣然问陆华亭。


“会的,嫣然。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她会接受你的。”陆华亭对夏嫣然说。


“好吧。”夏嫣然躺下了身子。然后,她将被子打开,让陆华亭睡了进来,顺便,她又关了他们的台灯。


就这样,夏嫣然与陆华亭就这样睡下了。


第二天,顺势,陆华亭还是要听杜白狼给他的报告,以及,等待黄少威,从远处归来,带给他的寻找陆小梅的消息。


就这样,陆华亭的生活每日就是这样的重复着。时间过的很快,已经又过去四年了。


陆华亭在这整个四年里面,将自己的四海帮发展的很大,四海逐渐剪除了,整个上海各个大帮派的势力,并且,驱逐和消灭日本人在上海的势力,同时发展了自己的势力。


陆华亭还涉及了很多的白道,比如上海的药品行业,医疗行业,面粉企业,甚至石油行业,纺织行业,他都有所涉及。


他四年前已经很有钱了,四年后,他更有钱了。
只是,四年了,他竟然,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女儿。这使得他非常的内疚和着急。


这么多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当他回顾这一切的时候,发觉,时间流逝的太快。


如今,他已经四十一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9-5 13: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四年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黄少威居然和阿桑相爱,并结婚了。


阿桑没有回蒙古,而是留在了上海,由于长期在上海生活,她已经脱去了蒙古衣,穿上了汉人的衣服。和夏嫣然穿着上一模一样了。


阿桑一开始痴恋陆华亭,但是她也知道,陆华亭的心里只有夏嫣然,所以,她也只好把爱放在心里,但是当她看到了黄少威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男人是值得自己爱的,这个人就是黄少威。


在这四年里,黄少威和阿桑的爱情突飞猛进的发展,终于,他们两个结婚了。
黄少威没有放弃帮助陆华亭寻找陆小梅这个任务,他经常派人出去寻找陆小梅和吕嫂,但是给回来的回音却是一直找不到这个人。
所以,陆华亭和黄少威都深深的感觉到,若想找回陆小梅,这个机会几乎是变的很渺茫。


陆华亭只在四年前,夏家的一张报纸上看到说吕嫂出入过黄河口,但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吕嫂和陆小梅,他的心中深深的思念着女儿,同时又担心着女儿的安全。他时刻都希望女儿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


这段时间,他经常在看自己的那块怀表。思念曾经的人,曾经的事。


今天,陆华亭就仍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办公。他的办公时间也在延长,从从前的七八个小时,到现在的十几个小时。


没有办法,帮会的事,帮会外的事,黑道的事和白道的事,他都要打理。


刚刚过了一个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夏嫣然帮他送来了咖啡。“累不累???”夏嫣然问陆华亭。


“不累。”陆华亭笑了笑,然后,他握住了夏嫣然的手。


然后他站了起来,将夏嫣然送来的咖啡拿了起来,将其饮下了。


“苦不苦???我放了两颗方糖。”夏嫣然说。
“不苦。更何况,我喜欢喝苦的。”陆华亭又笑了笑说。


陆华亭一边说,一边将咖啡逐渐的饮尽了。


这个时候,黄少威走了进来,向陆华亭说道:“亭哥,我有事要和你说。”


“好吧,你讲。陆华亭和黄少威说。”


“有一个人,自东北而来,他想见你。他是个参茸商人。”
“哦??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向奕男。”


“向奕男???我在江湖这么久了,从前也做过军人,我从来未听说有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名字。”陆华亭道。


“听说他是最近崛起的东北黑帮势力里面的人,人还比较年轻。才三十岁。”黄少威回答。


“嗯嗯。我觉得,可以见一见。”陆华亭想了想说。


“那好,那我们就下午的时候,和他见一面吧。”陆华亭和黄少威说道。


时间过的很快,不多时分,就到了下午,陆华要见向奕男,也见到了。


进入他眼中的是一个清秀的男人,三十岁上下的样子,人高高瘦瘦,戴着一副眼镜。手中还提着一个手提箱。


“你好,向先生。听说,你想跟我做参茸生意???”


“是的!我久仰陆先生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想和您与贵帮四海,做点参茸生意。”


说罢,他将自己的手提箱拿了过来,并且打开了,只见里面,是一棵很大很好的上等人参。


“这个人参是长在高丽朝鲜与中国的边境上的人参,是上好的野山参!不知道陆先生,是否愿意要这棵参?”向奕男说。


“这个,我看一看。”陆华亭说道。
“这棵参,转手,在上海就能赚到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这可是非常难得稀少的人参哦。”
向奕男说着。


“其实,今天我是同我的女儿一起来的,她人还在外面等我。”向奕男道。


“您的女儿???为什么不让她也进来坐坐呢?”陆华亭说。


“她是我的义女,不太方便见客,人比较害羞。”


“还是让她进来吧,不要在外面等着,我们可能还得谈很久。”
陆华亭说。“外面逐渐天冷了,这日子已经进入到深秋了。”


这个时候,忽然,黄少威走进了陆华亭的房间。
陆华亭知道,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黄少威是不会这么仓促的。


黄少威对陆华亭耳语道:“亭哥,有非常紧急的事和你讲。我们的人,最近竟然见到以往黑龙会的人出入上海了!这标志着黑龙会在活动,而且,还有一个人必须告诉你,川口一郎出现在了上海!”


“哦,是么?!”陆华亭的脸色略变。川口一郎是杀害段大帅的凶手。他知道他回来意味着什么,就意味着陆华亭的复仇之路又要重新开始了。


向奕男这个时候也听了刚刚陆华亭的话,出去叫自己的义女进到陆华亭的办公室里。


于是,他刚刚出去了,叫了女儿后又走了进来。


可是,当他和女儿走进来的时候,被陆华亭看见,陆华亭看到了他的义女,发觉,这个女孩子仿佛特别特别的熟悉。


向奕男笑了笑,对陆华亭与黄少威道:“二位,你们可能是不知道,她是我的义女,虽然今年只有十二岁,可是已经陪我走南闯北有段时间了。由于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所以,我还是保留了她原来的名字。她不姓我的向姓,而是姓名都是她从前自己的名字。”


“哦???”陆华亭有些奇怪。“那她叫什么名字?”陆华亭的眼神紧紧的看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没有半分转移。


向奕男一字字回答道:"她叫,陆小梅。和陆先生您,是一个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9-5 13: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小梅???陆小梅???”陆华亭不由的言语着,他忽然之间发现,这个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
“小梅,是你吗???”陆华亭这个时候走到了陆小梅的身边,不由得想要抱住她。
陆小梅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弄的很惊诧,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一边看着陆华亭,一边想躲进向奕男的身后。


“小梅,小梅,你不认识爸爸了吗???你不认识爸爸了吗???”陆华亭一边说一边拉过了陆小梅的手,禁不住,眼泪就要流下来。


“她的确是陆小梅,是我的孩子,我说,刚开始的时候,我怎么觉得她很眼熟,果然是小梅。她长大了,长大了。”陆华亭说。


向奕男笑了:“陆先生,她的确是我领养的孩子,四年前,我在东北,看到一个老妇人拉扯一个孩子,因为身上没有钱,被警察追着打,我看不过去,就走过去,帮助了她们,之后,她就跟着我了。”




“那个妇人,叫什么名字?”’陆华亭问。


“姓吕,叫吕嫂。”


“吕嫂,吕嫂???”
“我一直以为她们是在黄河口,没想到她们去了东北!”
陆华亭闭上了眼睛,他的眼睛里流出了两行热泪。


“这个年月兵荒马乱,如果是个在外流浪的人,难免是哪里都会去的。东北地广物博,物产丰富,是个不错的地方。”向奕男说。
“你知道吗,你的这位义女,是我的女儿。是我失散了八年的女儿。”陆华亭道。
“哦?是这样吗?你说,陆小梅她,是你的女儿???”


“对!她是我的女儿。我们已经八年没见面了,你说的吕嫂,是我的老手下,我们也有八年没有见面了。”陆华亭说。


“小梅,你记得不记得爸爸?你记得不记得爸爸?”陆华亭拉住了陆小梅的手说。


可是陆小梅只是退缩着,并且,不停的在摇着头。


“陆先生,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在外流浪的时候,被警察用警棍击伤过头部,之后,就失忆了,她来我这里两年,十岁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向奕男推了推眼前的眼镜说道。


黄少威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帮助陆华亭,他想劝慰他,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个时候,夏嫣然走了过来。


“华亭,你不要着急,失忆是一种病症,是可以治得好的。”夏嫣然对陆华亭说。


“小梅,小梅,你该怎么办?你该怎么办???”陆华亭说着,不由得,他的眼睛又湿润了。




“没想到,今天我到这里和陆先生做参茸生意,无意之中带了小梅来,却是将陆先生的亲生女儿也带回来了,这,真的是太没有想到的事了。”向奕男笑了笑说。




陆华亭擦拭了一下眼泪,然后,对向奕男说:“向先生,你的参我留下,稍后,少威,你把钱带来。我要付给向先生钱。”
黄少威点头称是:“好的亭哥。”


陆华亭又道:“吕嫂现在在何处???我想把她接回来。”


向奕男道:“就在我那里,稍后你可以让黄先生去接。”


“好的!”陆华亭说。


“那好,我们就先这样。女儿你要留下来给我,稍后,我会派少威,去你的地方接吕嫂。”


向奕男也同意了陆华亭所说。随后,他将手中的人参留给了陆华亭,黄少威拿了钱来,给了向奕男。并且,开了车子,并且和向奕男回到他的住处。


这里就留下了陆华亭,陆小梅,和夏嫣然。
夏嫣然走了过来,对陆小梅说:“小梅,你不要怕,这里,就是你的家,这个人,就是你的爸爸,是你的亲生爸爸,你找到家了,回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18-1-19 11:44 , Processed in 0.31461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