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55|回复: 4

《风雪华亭》第三十章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发表于 2016-11-10 21: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陆小梅很恍惚的看了看夏嫣然,又看了看陆华亭,不知道要说什么。


夏嫣然带陆小梅去了自己的房间。
陆华亭就站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迟迟没有走动说话。他没有随着夏嫣然和陆小梅回到他们的房间。
而是站在了他的办公室里。他的办公室的前面是一个欧式的小阳台。这个时候,陆华亭就站在了上面。


他在仔细的分析这几天以来发生的这些事。
黄少威告诉他,在上海看到了川口一郎,而且知道了黑龙会在上海的活动。今天,他又突然之间迎接回了自己的女儿。竟然是在一位参茸商人的手中找回了自己的女儿,这一切的一切,都来的特别的突然,让他的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时候,他就在等,在等黄少威回来,将吕嫂也带回来,这样,他就可以了解这八年吕嫂和女儿在外流浪的情况。


夏嫣然这个时候走回了陆华亭的办公室。


“华亭,你在思考什么?”夏嫣然问道。


“我在想,这么多的这几年来发生的事。”陆华亭说。


“华亭,你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多和自己的女儿待一会。她刚刚回来,见到了我,有些陌生。”夏嫣然说。


“好,不过,我感觉,就算是我去了和她说话,她一样会觉得很陌生,这孩子,怎么会被警察打破了头,怎么会失去记忆呢。”陆华亭说。


说罢,他同夏嫣然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只见,陆小梅孤零零地站在他和夏嫣然的房间之中。


“小梅,你还认得爸爸吗???对了,你还认得她吗?她是你小时候给你打针的夏阿姨,她在你小的时候照顾过你,给你打过针。”
陆华亭温和地和陆小梅说。


可是陆小梅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摇头。


“华亭,我这就出去一下,我去给小梅买几身新衣服回来,她回家了,要穿的好看些。”夏嫣然说道。
“小梅,你先在我的房间之中休息。等会,夏阿姨去给你买衣服,等她回来,你就有新衣服穿了。”陆华亭对陆小梅说。


陆小梅微微点了点头。
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我的亲生爸爸,我十岁以前的记忆都不知道了。但我知道我姓陆,后来我的义父向先生告诉我的。今天你又说,是我的亲生父亲,义父也默许了,我觉得,可能你就是我的亲生爸爸吧。”陆小梅说。


“对对!你就是我的亲生女儿,小梅,你终于回家了,回到爸爸身边了。”陆华亭走了过去,将陆小梅深深地抱在了怀里。陆小梅由着他抱,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但神情之中掠过了一缕陌生和感伤。


夏嫣然道:“华亭,你不要难过,也别太高兴。这样对身体不好。我这就去给小梅买衣服。你在家和小梅在一起,等我。”


“好,我等你回来,而且,我还有等少威,他稍后回来,还会带回来吕嫂。”陆华亭说。


不多时分,黄少威的车子从外面回来了。车里还坐着一位老妇人。


老妇人和黄少威都下了车子,就这样,来到了陆华亭的办公室里。


陆华亭早就等候多时了。见到了老妇人,就连忙走了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吕嫂,你还好吗?”陆华亭对吕嫂说。“我们已经八年没有见过面了。”


“好好!就是当年实在是没有钱凑齐路费回上海了,只好去东北,看能否有个出路,攒够了路费再回上海。可没想到竟然流浪在了东北,而且,当时上海也有传闻,说你死了,为了躲避军警的追查,也只好留在东北了。就这样,认识了向先生。”


“是吗,那我见到了向奕男,一定要好好谢谢他。”陆华亭说。


“是啊,亭少,应该好好谢谢他。”


说罢,陆华亭唤来了下人,告诉他们,出去找夏嫣然,让为吕嫂也准备几套新衣服。下人明白了,就出去寻找夏嫣然了。


就这样,陆华亭在办公室和吕嫂聊了许久。并且,在晚上,他安排了厨房做出了一桌的好菜好饭。大家其乐融融的在一个桌上吃饭了。


陆小梅回来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倒也平静。


向奕男回到家中,把吕嫂送走后,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客人。
这位客人是穿着高领的呢子衣,带着礼帽和墨镜坐着漆黑的小汽车来到他的家里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川口一郎。


他上一次制造了假象,仿佛是死在了陆华亭的手中,其实他并没有死。如今,他又回到了上海,要领导黑龙会,继续在上海活动。他也是在蠢蠢欲动之前,要做些事情。


他秘密地来到了向奕男的住地。


“想不到您这么快就来了。”向奕男说。


“嗯。是的是的,我来了。”川口一郎说。


“我之前吩咐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川口一郎问道。


“我都在逐渐的办了。你和我说,让我把陆小梅送回陆华亭身边,伺机而动,要他至亲的人亲手了结了他,这件事情已经很有进展,陆小梅已经回到他亲生父亲陆华亭的身边的,就连吕嫂,也回到陆华亭身边了。”


“你怎么会保证陆小梅会下的去杀手?陆华亭可是她的亲生父亲!”
“陆小梅已经失忆,根本就不认得陆华亭,我跟她说,她的亲生母亲,就是因为陆华亭曾经是军人,所以,惨死的。这,陆小梅都知道。最关键的是,吕崇志在我们手中。”
“怎么,你认为这张牌,可以打的吗?”


“可以,可以!吕崇志是吕嫂的亲生儿子,对陆小梅又有恩情,陆小梅从小就喜欢吕崇志,为了吕崇志,陆小梅和吕嫂,就不敢不就范!”向奕男阴冷的笑了笑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0 21: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多时分,夏嫣然回到了陆华亭在四海的办公室,她回来了。带回来了几件新衣服。
但是,她看到陆小梅,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办公室里面。
她不知道为什么,陆小梅要一个人站在陆华亭的办公室里。


“小梅,你怎么了???”夏嫣然走到陆小梅的身边,并且,按住了她的肩膀。


“我,我没怎么,我只是,只是有些害怕。我想我曾经的朋友和亲人,我想我的妈妈。”陆小梅说。
“小梅,我知道你回来了,一个人会很孤单,你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她已经去世了,我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妈妈。”夏嫣然说着,就将陆小梅抱在了怀中。


“可是我思念的是我的亲生妈妈,就算她已经死了,我还是特别的想念她。我,我不喜欢你。”陆小梅推开了夏嫣然,然后,一个人来到了陆华亭办公室的门前,将大门打开,走了出去。接着,她又一个人,来到了陆华亭与夏嫣然的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空无一人,她就那样站在房间中,也不说话,就那样站着。站在其中。


吕嫂这个时候来到了夏嫣然的身旁,吕嫂开了腔说道:“夏小姐,你一定要原谅小梅,她自幼没了妈妈,又特别的思念她的母亲,所以,才会这样孤僻,你一定要原谅她。”


夏嫣然看了看吕嫂,看了看陆小梅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陆华亭原本安排了厨房,今天晚上要有一场晚宴。于是,厨房都下去忙活去了。
但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在情绪上面,竟然还这样的压抑。


这个时候,窗外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雨哗啦啦的下着,下的非常的大。


不知道为什么,陆小梅这个时候,忽然跑到了外面,她一个人站立在了雨中。


她抬起了头,看了天,她抬头,大喊着母亲,叫了声妈妈,然后,放肆地大哭着。


陆华亭看到了这个情景,他的心中非常的不好受,这个时候,黄少威回到了他的身边,他看到了此情景,想打发手下,前去将陆小梅拉回来,但是,陆华亭制止了他。


陆华亭,这个时候一个人,也身置在了大雨之中,他高大的身子,跑到了大雨之中,然后,来到了陆小梅身旁。


“小梅,爸爸知道你想妈妈,这么多年,爸爸对不起你。小梅,你受苦了。”他说着,然后,将陆小梅搂在可怀中,紧紧的抱住了她。


这个时候大雨倾盆,大雨将他们父女两个人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还有他们的头发,也都沾到了头顶。流下了水珠。


这个时候,陆小梅手中忽然多了一把锐利的手术刀,这把手术刀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身在她的身上的,她这把刀,想奋力刺到陆华亭的身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陆华亭讲陆小梅搂在怀中非常的紧。陆小梅被他强烈的父爱感染了。一时间,手中拿刀的力量,变的微弱了。


夏嫣然远远看到他们父女抱在了一起,想起陆华亭和孩子都不能久站淋雨,所以,她找来了黄少威,问他有没有大一些的伞???


黄少威说有,然后找到手下,拿了一把漆黑的大伞来,夏嫣然就这样,拿过了那把大伞,然后,走入到了雨中,将伞撑好,给陆华亭与陆小梅挡雨。


陆小梅看到夏嫣然来了,于是,连忙将手术刀收了起来。


等到夏嫣然来到了身旁,她也装做了若无其事。但是,她被陆华亭的男人气息和强烈的父爱所感染,一时间也恍惚如若走神。自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紧跟在夏嫣然身后的是黄少威,他拿过了一只很洁白很大的浴巾,将浴巾披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并给他们擦身上的雨水。


几个人就这样,回到了四海办公室的楼房之中。




晚上的晚宴,还是比较丰盛的。
陆华亭命厨房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给陆小梅和吕嫂吃。


夏嫣然也跟着吃了,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都很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陆小梅原本,锐利阴冷的眼神之中,逐渐也显现出了一些温暖的颜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0 21: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说笑着吃着饭,饭吃到酒过三旬,不知道为什么,陆小梅忽然觉得头很疼,她跟吕嫂说,想离席。


陆华亭看到了陆小梅,知道她头疼,于是,也让陆小梅离开了餐桌。


陆华亭在四海本部楼的三楼,给陆小梅安排了一间卧室,陆小梅就这样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她感觉头很疼,同时又天旋地转。


陆华亭来到了她的房间,发现她已经在床上躺下了。
夏嫣然弄来了听诊器,用来给陆小梅听一听,她听过之后,说道“孩子现在没有什么大的情况,可能就是太累了,还有她的头部受过重击,可能今后还会持续发生今天这样的状况。”


“嗯。嗯嗯。”陆华亭点头称是。同时,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忧愁和哀思。


夏嫣然这个时候将听听诊器拿出,然后,将陆华亭唤出了门外。


“华亭,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忧虑的是什么,你是担心小梅的身体健康,是不是?”夏嫣然说道。


“是的,而且,小梅这么久不回来,我也不知道她在向奕男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向奕男他说,小梅被人打破过头,究竟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陆华亭说道。


“华亭,我总有一种感觉,你好像并不是很相信这个向奕男。”夏嫣然说道。


“是的,偏偏我和日本黑社会对峙的这段时间之内,向奕男就出现了,然后他一出现,就又出现了小梅,这些时候掺杂在一起,实在是太巧合了,太巧合了。小梅的确是小梅,她是我的亲生孩子,可是她偏偏又受了伤,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陆华亭说。


夏嫣然安慰着:“华亭,你不要这么忧虑,或许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的糟糕,你提防向奕男是对的,但是,孩子毕竟回来了,你这些天。还是要多关心她,不要再想那么多。”夏嫣然说道。


“嗯。好的。”陆华亭点头称是。


“爸爸!妈妈!妈妈!爸爸!!!”陆小梅忽然在房间里面叫喊着,并且,开始全身发抖。


“小梅这是怎么了???”陆华亭听到了她的声音。
于是,连忙推开了房门,看到陆小梅这个时候,已经站到了房中。


“小梅!小梅你怎么了???”陆华亭大声问道。


陆小梅这个时候,忽然跑向了陆华亭,“爸爸,我让你抱抱我!”她大声道。


不过,冲着陆华亭跑过来,手中却又有金属物的金光一闪。夏嫣然在一瞬间,看到了这个金属物。
无奈,她看到陆华亭已经要抱住了陆小梅。


她只能下意识地推了陆小梅一下。


但就是这样,陆小梅还是跌倒到了陆华亭的怀里。


陆华亭感觉到腹下一疼。一把手术刀已经斜斜的插进了他的腹中,但是,由于夏嫣然推了一下陆小梅,导致力道小,只插进去了少少的距离。


陆华亭坐在了地上,他将手术刀拔了出来。顿时。鲜血染红了他白色的衬衫。


“华亭,我,你不应该拔出来。”夏嫣然说道。


然后,连忙用毛巾按住了陆华亭的伤口。


陆小梅掉了刀,坐在地上只是大哭。


黄少威带着人走了进来,发觉,陆华亭与陆小梅的这一幕。


陆华亭将刀递给了黄少威,示意他拿出去。


夏嫣然让几个兄弟看住陆小梅,然后,扶起了陆华亭,接着,带着陆华亭,离开了陆小梅的房间。


紧接着来到了陆华亭与夏嫣然他们自己的房间。陆华亭的伤口不再流血了。夏嫣然拿来纱布,给陆华亭前后包扎着。


“这孩子,这孩子怎么会有手术刀这样危险的东西”陆华亭不解地说道。


“或许你说的对,向奕男的出现是不对头的。小梅是他带回来的,所以,小梅也不对头。”夏嫣然说道。


“嗯嗯。或许是这样。”


“不行,我得回去问问小梅,她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陆华亭道。


然后,他挣扎着,捂着伤口,让夏嫣然搀扶着他,这样一步步回到了陆小梅的房间之中。


“小梅,你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爸爸,你能说出来吗???”陆华亭温柔地问着陆小梅。


“爸爸,爸爸。”陆小梅说着,她的神情有些恍惚。
“爸爸。义父不让我说。”陆小梅说道。


“义父???这么说就是向奕男。他有什么不让你说的???你说啊,告诉爸爸。”陆华亭说道。


“爸爸,你真的是我的爸爸吗???我的妈妈是不是因为你而死的???还有,我刚才差点杀掉了你,你会不会杀死我???”陆小梅落下了眼泪。


“小梅,爸爸真的是你的爸爸,你放心,你刚才只是伤了爸爸一下,爸爸不会怪罪你,更不会杀死你。你是爸爸最爱的女儿。爸爸就是为你死,也是愿意的。”陆华亭温柔的说着。


陆小梅这个手哭了起来。她拉过了陆华亭的手,双手握住了陆华亭的手,大哭道:"爸爸,他们说,你害死了我的妈妈,还有,还有,吕大哥还在他们的手上!”


“是谁???”陆华亭问道。


“是吕崇志,吕崇志大哥,还在他们的手上!在义父的手上!!!”陆小梅哭着说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0 21: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嫣然这个时候,拿来了更好的纱布,她想从新给陆华亭更换一下,但是陆华亭制止了,他想认真的听陆小梅说话。


“崇志,崇志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吗???”


“他是和我们在一起,但是,但是,他被义父抓起来了。并且,还跟我吕大妈说,如果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杀掉吕大哥。”
陆小梅说。


“爸爸,我,崇志大哥一直陪伴着我,从我很小的时候就陪伴着我。我,我一直非常非常爱他。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总之我很爱他,有点像爱爸爸那样爱他,又仿佛不是。”陆小梅说。


夏嫣然这个时候来到陆小梅的旁边,对她说:“小梅,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我???我,十二岁整岁了,十三岁虚岁。”


“哦哦。”夏嫣然点了点头。她在想:“快十三岁了,女孩子,可能已经成人了,可能也懵懂的知道些男女之事。”


陆华亭听着陆小梅跟他说的这些,略有忧虑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拿出一只烟,点燃了,吸了一口。


并且,来到了房中的桌旁,将那上面的那一杯红酒,倒在了杯子之中。


他拿起红酒,一饮而尽。


“爸爸知道你义父,向奕男,应该不是一个平庸的角色,也不太像是一个对我保持善意的人。你说,他抓起了吕崇志,为什么???然后又发生了些什么??你都告诉爸爸听。”


“好。我们也就是吕大娘,吕大哥和我,一直在东北流浪。有一次,我不小心被东北的军警打到了头,我十岁前的记忆,都不记得了。吕大哥很着急。就在这个时候,向奕男,也就是义父,找到了我们,说,可以帮助我们生活。听到这里,吕大娘,吕大哥,和我,都非常的高兴。”


陆华亭喝下了酒。慢慢的听着她讲述这些话。夏嫣然这个时候来到他身边,对他说:“华亭,红酒会活血,你刚受过伤,不能喝这个。”
但是,被陆华亭拒绝了,陆华亭的心情很不好。他很想继续听女儿给他讲述。并且,继续吸着烟。




陆小梅继续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义父收容我们之后,就不停的教我学东西,学的都是怎么攻击人的一些招数。比如,近距离,怎么打枪,射击,还有,怎么运用匕首,怎么插进人身体之中去,然后怎么拔出来。后来就教我使用这把手术刀。他经常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值得相信的,包括自己的父母亲。他经常问我,还记得不记得,我自己的母亲???我说,好像记得,又好像不记得。但是终归好像是不记得了。他就笑了笑。跟我说,我母亲死了,听人说,是死在上海,死在上海一个很贫贱很贫贱的难民营里。我问他,我母亲是怎么死的,因为什么而死。他就告诉我,说我的父亲,是个军人,他做军人得罪了很多恨多的人,他们合起来把我的母亲弄死了,所以,我的父亲也不是好人。我就继续问,我的父亲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他不告诉我,他只说,是个军人。太多话没有说给我听。然后,忽然有一天,他跟我说,想不想为自己的母亲报仇???我想了想后说想,他就告诉我,那就杀了我的父亲。因为,是我父亲让我的母亲死去的。”


陆小梅擦了擦落在眼旁的泪水。


接着道:“我还算是有点思维的女孩子,我知道杀了父亲不一定就能达到给母亲报仇,也在经常想他跟我说过的话,我也不是完全的相信。所以,有几天,我就并不是很顺着他。跟他有些执拗。没想到,他竟然把吕大哥抓了起来!并且他跟我说,如果我不杀了我的爸爸,我今后就再也见不到吕大哥!吕大哥我从小到大喜欢他,和他分离不开,我不能没有他。所以,才算顺从了义父。后来,后来,我们就来到了你这里。”




陆华亭听到了他的这些话,人沉默了。只是在沉默之中吸烟。




夏嫣然来到陆华亭身边,问道:“华亭,你,对于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陆华亭站起了身,对陆小梅说:“小梅,你好好在房间之中休息,我和你夏阿姨,先离开一会了,等会再回来。”


说罢,就要离去。这个时候,只见吕嫂走了进来。对陆华亭说:“亭少,我刚刚在外面,听到了你跟小梅之间的谈话。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她说的,全是真的。我的儿子吕崇志,现在还在他们的手上!!!”


陆华亭道:“吕嫂,你看看你。既然你这么有难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我们都是老主仆了,还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出来。”


吕嫂落了泪,说道:“亭少,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带着小梅回来,害她差点杀了你,我不该,我不该,我儿子在他们手上!可是,我不该!!!”吕嫂哭泪道。


陆华亭安慰吕嫂道:“吕嫂,你不要哭,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崇志我会帮忙把他救回来!!!”


接着,他对夏嫣然道:“一会大家都去我的办公室。你去找少威,让他带着四海的几个骨干,来我的办公室一趟,我们一起合计好好谋划下,怎么救崇志。”


“好!”夏嫣然回答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2 20: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少威带着四海的几个骨干就这样来到了陆华亭的办公室。


陆华亭坐定了之后,和大家说:“今天我们要商议一下,究竟怎么救吕崇志,以及,我们要铲除向奕男。”


黄少威道:“亭哥,你是说,我们要铲除向奕男???”
“对。”陆华亭说:“向奕男,是我在和日本黑帮对立的时候出现的,并且他的出现,随即就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的孩子陆小梅回来了,我又被小梅刺中,受了伤,我从小梅口中已经得知了,这个向奕男不是好人,应该是来对付我的人,至于,他背后还有没有其他势力,暂时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想要对付我的人。”


“日本黑帮势力川口一郎是杀害段大帅的凶手,我们和他不共戴天!他和我们对峙这段时间里,向奕男,的确出现了。暂时我们还查不到他和日本黑帮势力到底有什么勾结,以及,向奕男背后,究竟还有什么势力背景。”黄少威说道。


陆华亭道:“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吕嫂的儿子,吕崇志,在向奕男的手上。不知道被他关押在了什么地方。就是因为他关押了吕崇志,所以才要挟我的女儿,回来暗害我。但是没有得逞。我们必须要知道吕崇志在哪里,然后把他救出来。”


杜白狼这个时候也在会议之中。他听了听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一次向奕男的府宅,混进去,然后可以打探一些消息。”


黄少威道:"我也觉得这样是个办法。”


陆华亭点了点头道:“可以!少威,你去,明日,你带几个弟兄混进去。看看崇志究竟被关在什么地方。”


“好。”黄少威说道。
“可是我该扮成什么样的人进去???”


陆华亭想了又想,道:“向奕男是个东北的参茸商人,他主要是经营人参和鹿茸的,你明天混进去,就说,是个想给向奕男拿人参货物的人,但是,向奕男见过你,认识你,只是不熟。你要等向奕男离开的时候进去,然后,勘探一下他府上的地形。”


“好!”黄少威回答。


做了如此决定,大家就等着第二一早,来到向家打探。


第二天,黄少威略略化了化妆。他化妆成了一个四五十岁的卖人参鹿茸的商人。他们在向奕男家附近蹲了很久,到快下午的时候,看到向奕男的车子离开了向府,黄少威派了人,要人去跟踪向奕男,看看他究竟要去往何处。跟什么人碰头。


然后,自己就这样走入了向府。并且还带了两个随从。一开始向府门口不允许他们走进。但是,黄少威拿出了货,都是上好的人参鹿茸。这样,才允许他们进入了。让他们在客厅坐,然后去请向奕男的助手出来会客。


黄少威坐定在了客厅,紧接着,就让两个随从,赶快到各处去察看。


有一名年轻的小伙子就这样走下了向府,他发现,向府可以往地下走,而且越往下越深。


等到向奕男的助手来了,黄少威连忙拉住了他,不停地说话,他的助手就这样,也没有察觉,还有黄少威的随从在向府内部察看了。


不多时分,一名随从找到了地下室的一个房间。是被锁住的。


门上有一个小窗子。


随从只见里面被关住了一个人。他见了之后,说了声:“这位兄弟,可是吕崇志???”


只听见里面拿个年轻的人回答道:“不错,我是吕崇志,请问你是谁???”


随从道:"我们是陆华亭陆大哥派来打探你的消息的。你放心,我们很快就来救你。”


说罢,他离开了地下室,向地上走去。


黄少威拉住了助理不停地说。直到两个随从都回来了。助理感觉到很诧异,怎么府里面忽然多出了两个人。


黄少威笑了笑道:“您别担心,他们都是我的人,到府上感觉很好看,很惊奇,就随便走了走,对了,这个生意我们做还是不做???如果您还在想等向先生回来,我们再做,那我就先走了。”


正当助理还在不明白的状况中,黄少威就带着随从出去了。


陆华亭一直坐在向府外面的一辆漆黑颜色的小汽车里,等待着他们打探的结果。


黄少威这个时候回来了,进入了小汽车。


他拿了张图,图是随从边走边画的。


给陆华亭看,只见,图上面很明显有一处地方,标记着,吕崇志被关押的位置。并且,一边给陆华亭看,一边,跟陆华亭说了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里面的情况。


陆华亭拿过来,看过了。然后对黄少威说:“我们现在不能走,我已经派了兄弟回去,搬了人马过来,都便服,稍后会混迹到人群之中,向奕男一会就会回来,他回来,恐怕助理就会和他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向奕男是个老江湖了,他助理相信也不会是个平庸之辈,他们会觉察到事情的不对的,等到打草惊蛇,他们转移了崇志,或者一起逃脱了,这个事情就麻烦了。所以,只要他一回来,我们就冲进去。”


黄少威道:“那我们该怎么对付向奕男???是杀他还是留着他???”


陆华亭道:“其实我怀疑小梅的头并不是东北的警察打伤的,而是和这个向奕男有着很大的关联,其实我真的不想留着他,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恶,如果他和日本黑道势力有勾结,那么就是日本黑道势力的人,日本黑道势力,无论是什么人,都得被消灭,因为他们杀了段大帅,他们是杀害段大帅的凶手,是上海乃至中国的不稳定因素,他们是中国的祸根,就一定要铲除。稍后等一等,这个行动我也要跟着上,我们先抓到向奕男,看能不能问出什么结果,等问出了结果,然后,再杀了他。”


“好!”黄少威回答。


这个时候,忽然探子回报,黄少威让探子直接进入到了陆华亭的黑色小汽车里面。
探子一边喘气一边说:“向奕男快回来了,他去会见了一个人。”


“什么人???”陆华亭问道。


“我们看到了,好像就是日本黑龙会的人,而且这个人,由于离的远看不清楚,但看身形,好像就是日本黑龙会的川口一郎!”
陆华亭咬牙道:“这个向奕男,果然和日本黑龙会有勾结!而且会见了川口一郎。”


黄少威道:“你看见,向奕男就要回来了???”


探子道:“是的!向奕男就要回来了,他好像临时接到了什么消息,然后就往回赶。”
黄少威道:“可能是助理给他打了电话。说有可疑的情况。”


陆华亭道:“等他回来,我们就冲进去!!!”


“好!”黄少威说。


不多时分,只见,一队汽车从外面回来,总共有两辆汽车,都是向奕男的人,急匆匆就这样回到府里。


陆华亭看到他们已经开进了府,并且,向奕男已经下了车,正要走进他的府宅里,他的助理也迎了过来,仿佛要着急和他说着什么话。于是,陆华亭一声令下!所有四海的成员弟兄,统统攻进了向奕男的府邸。


在场的四海成员有二三百人,都是轻衣便装,混迹在人群之中,这个时候都拿出了枪。冲了进去。


陆华亭因为有钱,所以,四海就有钱,他们的装备都非常好,使用的都是德国制造的冲锋枪。


陆华亭也拿过一把冲锋枪,就这样跟随大家冲了进去。


他们兵分两路,一路人,跟着见过了吕崇志的那位随从,去地下室,救吕崇志,一路人,直接冲向了向奕男,并且要活捉向奕男。


不多时分,一路人马就冲到了地下室,索性的是,向奕男只是接到了消息,说下午的时候来了几个人,不太对劲,但还没来得及想到要变换关押吕崇志的地方。所以,大家轻易的就找到了地下室,并且,救出了吕崇志。


但另一路人,大家和向奕男的人,在府邸前的草地上发生了激烈的交火,陆华亭的冲锋枪,也撂倒了十个八个向奕男的手下!


向奕男表面看着不起眼,但实际内有乾坤,很会经营,他手下也有几百号人,基本都冲出来,保护向奕男。却没想到被陆华亭杀了个措手不及。


但是,由于四海的人马劲能干练,武艺高强,都是人中的精英,又加上四海的武器装备,非常的好,所以,不多时分,向奕男已经溃不成军。


陆华亭亲自走到向奕男身边,并且,抓住了他。


黄少威这个时候来到陆华亭的身边,问了问陆华亭:“亭哥,我们该怎么处置向奕男???”


陆华亭用机枪顶了顶自己头上的西式的帽子:“把他带回四海,我要亲自审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18-1-19 11:45 , Processed in 0.44993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