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07|回复: 3

《风雪华亭》第三十一章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发表于 2016-11-21 23: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陆华亭将向奕男就这样带回了四海。在四海的审讯室,陆华亭坐在桌子旁,一边吸着烟,一边审讯着向奕男。


对于陆华亭所提问的问题,向奕男始终嘴很硬,始终不肯正面的回答。


陆华亭吸下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在烟灰缸里熄灭。


他站起了身,来到了向奕男身边,问道:“你来上海,究竟有什么目的???你为什么要见日本黑社会组织的首领,川口一郎???还有,小梅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她的头受伤究竟是不是因为你的原因???你都要如实的回答我。”


向奕男冷冷笑道:“其他我可以不回答你,比如,我为什么要见日本的川口一郎,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女儿陆小梅的头,的的确确是我买通了东北的警察,将其打伤的!为的,就是日后我能控制得了她。”


陆华亭听到这句话非常愤怒,他来到向奕男身边,忽然用力猛猛的给了他一拳,这一拳力道很大,一下就将向奕男打翻在地。由于向奕男被捆绑着,所以他也就被绑着倒在了地上。


由于用力过猛,牵动了陆华亭腹下的伤,他有点疼,好像伤口处有些流血。于是陆华亭伸出手来捂了捂伤口。同时陆华亭掀开了衬衫,只见伤口处又流出了一些鲜血,染红了包扎在上面的纱布。
向奕男这个时候翻到在地上,看到了陆华亭腹下的伤,忽然大笑道:“陆华亭你事到如今还居然在得意?小梅,小梅,我这么长时间真是没白疼你,你得手了,哈哈,你终于得手了!”


陆华亭走了过去,拎住了向奕男的衣领道:"你说什么???什么得手了??小梅是伤了我,可是,我没有怎么样!”


向奕男笑着说:“你知道不知道,我在那把手术刀上面擦了剧毒???只要陆小梅伤到了你,不出三日,你一定毒发身亡!”


陆华亭听了,却淡定的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原来是说这个。不过,你错了,你知道不知道,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小梅用饭桌上的餐布擦去了手术刀上的毒,她杀我的时候,手术刀已经没有毒了。但是由于你的毒特别的霸道厉害,所以,我的伤口到现在还很难愈合,但是我用内功运功,等于每日消毒一次,基本,我体内已经没有什么毒了。你这个人的思想太偏激,而且愚蠢,你低估了父女之间血浓于水的亲情,小梅怎么会甘心情愿杀害自己的父亲呢?她是我的女儿,根本不会真心杀我。所以,你怎么会这么蠢,这么笨,认为她会杀死我呢??”


向奕男道:“只恨我没有利用好吕崇志,好好控制陆小梅,否则,今日你一定成为刀下之鬼。”


陆华亭这个时候将手术刀拿了出来,在向奕男眼前晃了晃道:“这是你要杀我的那把手术刀,我用酒精擦过,又用白酒泡过,上面基本没有毒了,但是,我要用这把刀,替小梅报仇,报她被你伤到头,失去记忆之仇!”


说罢,他将向奕男的手拿到了桌上,忽然,一手术刀下去,就切掉了向奕男右手的小手指。


由于剧痛,向奕男的手臂抽出着,大声的惨叫,并且抚摸着伤口,在地上痛成一团。


陆华亭说道:“并且,你还要告诉我,你跟日本的川口一郎,究竟在说什么秘密,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向奕男在地上痛成一团,同时还是叫着“我不说!我不说!我死也不会告诉你!”


陆华亭这个时候,又将刀放在向奕男的眼中:"你到底说不说,如果你不说,我还要剁掉你一只手指!说完,将刀子砍到了向奕男的右手的第四根手指上,顿时,血流如注。向奕男由于特别疼痛与恐惧,这个时候,不得不说了!


“好好!我说!我说,不过你要先包扎我的伤!”


陆华亭示意左右,找来白布来,将向奕男的右手包扎好。


向奕男这个时候才说道:“除了要在上海,将你跟段玉麒的势力铲,尤其是要将你的势力铲除之外,我是要将东北重工业的图,献给川口一郎,以便他们日本今后很好的控制东北。”


“哦???你是说,你有一张图,是东北重工业的图,要献给日本人???”


向奕男包住了伤口的地方被他紧紧按着抚摸着,他已经疼的头晕眼花,接着道:“是的!就是这样,从清朝到民国,经历这么多年,东北已经有一些工矿,日本人想要这些工矿的详细资料,我有一张图,都要献给日本人。”


“那现在,这张图在哪里???有没有给日本人???”陆华亭问道。


“还没有,图就在我身上,川口一郎答应给我大量的黄金作为交易,他们的黄金还没有准备好给我,所以我也就没把图给他们,而且我们前提先要铲除的人就是你,你要被先铲除,其后我们才能来继续做交易。”


黄少威这个时候走到向奕男身边,将其外衣解开,果然,发现他身上藏有一物,打开后,发觉,是一张布做的东北工矿图。




黄少威将图带给陆华亭看,陆华亭看了看,又继续问道:“你和川口一郎,还有什么事???”


向奕男颤抖着说:“没什么事了!只有这件事,真的没什么事了!”
陆华亭示意,将向奕男带走,关起来。


黄少威命令左右这么做,陆华亭的手下将向奕男重新绑好,带了下去。


陆华亭道:“少威,带几名四海的骨干,去办公室开会。”
黄少威照做。


来到四海的办公室,陆华亭对黄少威等人说:“我们铲除了向奕男,但这还不够,我们还要铲除川口一郎!”


黄少威点头道:“不错!川口一郎此人不除,上海乃至中国终究不会平静,而且我们还要给段大帅报仇!”


陆华亭道:“向奕男的老巢被端,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上海滩的每个角落,川口一郎也会知道这个消息。并且,其次,我们要做的,是,继续传播消息下去!就说,向奕男在我们这里,他的东北工矿图,也被我们所得。让川口一郎亲自来找我们,我们守株待兔,等他前来,然后一举铲除掉他!”


黄少威道:“但是,川口一郎为人特别特别狡猾!现在四海气势正盛,他怎么可能会轻易前来???”


陆华亭道:“东北工矿图,是日本人势在必得之物,川口一郎一定要抢回去,只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抢,比较合适,可以继续传播消息,就说,我被小梅所伤,中了剧毒,而且,在铲除向奕男的时候,中了枪,现在人已经不行了,四海内部,都在害怕我死去,有些分裂的倾向,这个时候正是四海的弱势时期,相信,川口一郎一定会来。”


“好!”黄少威同意陆华亭所说:“我这就去办!”


果然,不出陆华亭所料,在一个月圆之夜,川口一郎终于出动了,陆华亭这招引蛇出洞,还是派上了用场。


川口一郎为了得到东北工矿图,带了七八十人,全部都是日本忍者的装束,在夜黑之际,来到了四海总部。


他们见四海总部没有什么人把守,料想,是陆华亭生命垂危,四海已经警惕性降低,纪律涣散了。于是,都攀爬进了四海的院落之中,走进了四海的楼宇中,在四海五层的建筑之中,最顶端的那层的中间位置,就是陆华亭的办公室,据日本探子说,陆华亭得到的东北工矿图,就很可能放在其中的办公室的保险柜之中。


川口一郎心中有数,他自己本身在日本也接受过忍者的训练,本来也是一名忍者,于是,他用绳子扔到办公室的阳台上,然后,拉住绳子,就这样一步步飞身上了五层,陆华亭的办公室。


可是,当他开了阳台的门,刚踏入其中的时候,忽然,里面的灯却亮了,只见,陆华亭已经身在其中等他。


“你,陆华亭,你怎么居然没有事???”川口一郎说道。
陆华亭笑了笑说:“川口一郎,我在这里已经等候了你多时了,我可以告诉你,东北工矿图,就在我的手中,但是,我却没有什么事,我既没有中毒,也没有中枪,我在这里等你!”


说罢,他忽然抽出了自己腰畔的军刀,和川口一郎对峙起来,同时,整个四海院落楼宇之中的灯都亮了起来,所有的四海的成员都冲了出来,和日本人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出口一郎忽然笑了笑说:“很好,听说你们中国,都有传闻,说陆华亭的武术,举世无双,我在日本,也是一个武者,我如今,就要好好会一会你陆华亭!”


说罢,他也抽出了挂在腰畔的武士刀。


陆华亭拿着军刀就冲了上去,这样和川口一郎在办公室里拼杀撕打起来!


川口一郎的武士刀锋利无比,几次挑开了陆华亭的衣服,陆华亭的军刀也不示弱,刀上已经飞溅到了川口一郎的鲜血!


陆华亭一边打一边大声道:“川口一郎,你知道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用军刀杀你!?就是因为我要为段大帅报仇!我今日,要手刃你川口一郎!!!”
说罢,架住了军刀飞身上前,川口一郎已经被陆华亭杀的难于招架,正待他想寻路逃跑的时候,陆华亭一刀刺穿了川口一郎的身体。


川口一郎疼的大叫,正待他想用武士刀招架的时候,为时已晚,陆华亭猛的向前推进着军刀,猛力前进。这样一下把川口一郎,从五楼的阳台上,推了下去。川口一郎瞬间从五楼掉下,毙命。


黄少威这个时候在楼下,看到了这一幕,然后大声道:“四海的兄弟们!川口一郎已经死了!我们不要停,一定要杀尽这帮日本狗!!!”


四海的弟兄们大声叫道:“好!!!”


于是,四海的众人继续向日本人开火,顷刻间,川口一郎带来的这七八十日本人被杀的片甲不留。


这一夜,陆华亭终于手刃川口一郎,终于替段大帅报了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8 23: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华亭由于这一票干的漂亮,
他手刃川口一郎为段大帅报仇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上海滩。


由于日本势力的介入,巡捕房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陆华亭,但都被陆华亭顶住了。日本人在上海作恶多端,很多群众此次也非常支持陆华亭这次的做法,所以,上海巡捕房暂时也拿陆华亭没有办法。


陆华亭由于手刃了川口一郎,他在大战的时候,没受什么伤。但是由于和川口一郎厮杀,被陆小梅伤过后的腹下的伤口有些裂开了。


向奕男用得毒很特别,使得陆华亭的伤口总是很难愈合。如此,夏嫣然终于想给陆华亭重新缝合一下伤口。


这一日,在陆华亭和夏嫣然的房中,夏嫣然用酒精和盐水,清理了一下陆华亭的伤口,然后打了一针麻醉,接着,用线缝合了陆华亭腹下的伤。


虽然打了一针麻醉,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很痛。陆华亭尽力配合着夏嫣然,他忍住疼痛没有动。这样,夏嫣然就一针一线的帮陆华亭将伤口缝合了。


缝合之后的效果很好,没过几日,陆华亭的伤基本就好了。只是,他的这处上又留下了一处疤痕。


阿桑有段时间没有和陆华亭,夏嫣然与黄少威在一起了,她回了趟蒙古,如今又回来了,得知陆华亭这次杀了川口一郎,为段大帅报了仇的消息她很高兴。同时她也知道陆华亭又受伤了。幸好,她回蒙古的时候,再回来又带了些蒙古特有的可以消灭伤痕的药。


这样又来到了陆华亭的房间。此时,她看到陆华亭正在房间之中休息。坐在他自己的办公椅上。


“陆大哥,听说你又受伤了,怕你留下疤痕,我这又给你带了药来。”阿桑说道。


“嗯。”陆华亭点了点头。


然后,他站了起来,脱下了西服外衣,解下了领结,同时,解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


将所有衣服解开了,露出了自己的上身。果然,在左边的腹部上有一个已经愈合的伤口,现在已经变做了疤痕。


阿桑小心的打开自己拿来的药的瓶子,然后用手指沾了里面的药,接着一点点的涂到了陆华亭的伤口上面。


陆华亭感觉到很温凉,很舒服。阿桑涂着涂着,不知道为什么,她被陆华亭的男子气息所感染,她忽然又仿佛回到了当年,她刚刚被陆华亭解救的那段时光之中,当时,她真的很爱陆华亭,同时也感觉到很幸福。如此,她伸出手来,抱住了陆华亭。
她从陆华亭的身后一下就将陆华亭抱住了。


陆华亭感觉到了她,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握住了阿桑的手。


“阿桑。”陆华亭问着:“我们认识几年了???”


“好久了,有五六年了吧。”阿桑说道。


陆华亭转过了身,温柔的对阿桑说:“阿桑,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你要知道,感情这种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
陆华亭对阿桑说。


听到了这句话,阿桑不知道为什么,落了泪。


阿桑说道“陆大哥,其实没什么,我不是爱你,我只是,看到了你受伤,我很难过。其实,你也知道,我和少威已经结婚了。我们结婚也已经有好几年了,我不应该背叛他。我很爱他,这你也是知道的。”


陆华亭道:“你和少威之间的感情很好。这我知道。少威他和你很般配,你们之间应该很幸福,我只是不希望有我的存在,干扰到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阿桑擦了擦眼睛道:“不会的,少威他很爱我,我和很爱他,我们之间很好。你不会干扰到我们之间的感情的。”


接着又道:"这次我回蒙古,父亲的身体不是很好,我很想让少威和我一起回去,回去到蒙古住上一段时间,顺便我来照顾一下我的父亲。不知道,这么做,陆大哥允许吗???”


陆华亭道:“日本的黑帮在上海的已经被我剿灭,暂时他们还没有力气来复仇。段大帅的仇我也报了,我手刃了仇人。暂时,是不会有人对我们四海构成威胁,少威的担子也可以放下了,所以,我允许你们回蒙古。顺便,回了蒙古,替我向亲王他问好。”


阿桑不哭了,她擦干了眼泪,笑了笑说:“若是这样,那就更好了,我明日,就和少威启程了。”


于是,不出几日,黄少威和阿桑,便坐车去往了蒙古。陆华亭为他们送了行。
自从吕崇志被解救出来之后,陆小梅几乎每天都特别特别的开心。她每日都关心着吕崇志,基本上和吕崇志在一起,吕崇志在向奕男那里挨了一顿打,又被关了一段时间,身体变的很虚弱,但是也恢复的很快,他和以往一样,还是每天和陆小梅在一起。他在陆小梅三四岁的时候,就和她在一起,如今,已经八九年过去了。他仿佛也很喜欢陆小梅。


康复了几日后,就带着陆小梅到郊外去放风筝。


夏嫣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她不仅仅帮陆小梅买了新衣服,而且,将吕崇志的衣服也都换了新的。两个年轻人在一起,都变的十分精神了。夏嫣然一日,忽然找到了陆小梅,对她说:“小梅,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我,但是,毕竟我和你爸爸已经结婚了。我现在是你的妈妈。今后,你叫我夏阿姨,或者叫妈妈都可以。”


经过回来的一系列的事情之后,陆小梅从前眼中的戾气已经少了许多,目光变的柔和温暖了。


她听到了夏嫣然对她说的这些话,想了一想之后,默默地同意了。


这段时间,四海过的都非常的平静,陆华亭报仇之后,其实也等待着日本人的再一次反扑,但是,似乎事情非常风平浪静。日本人除了日本领事馆提出抗议之外,也没有什么动静。但陆华亭他们所在地是法租界,所以,日本人也不能将陆华亭怎么样。


时间过的飞快,一日,陆华亭在房中工作,黄少威由于和阿桑去了蒙古,所以也不在他的身边,很多工作需要他自己来做。


就在他工作的时候,忽然,杜白狼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急匆匆地对他说:“亭少,不好了,我们关押向奕男的四海弟兄,被人杀害了,有人劫狱,向奕男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20: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华亭听到了这个消息,连忙和杜白狼一起,来到了关押向奕男的那间囚室中看一看。到了门前。果然,看到了四海的一位弟兄倒在了地上。地面上流了许多的血,这位弟兄被人一刀刺穿的身体。现在已经倒在地上死去了。囚室的门大开。里面的地面上留了一根捆绑人的绳子。看起来是捆绑向奕男的绳子,也被人割断,留在了地上。

陆华亭道:“来劫狱的一共有多少人???”
杜白狼道:“进来的差不多五个,都是特别厉害的人物,在外面接应的有十个左右,都是老百姓的衣服,杀我们个冷不防。”

陆华亭点了点头“去查查看,到底是哪个方面来的人,劫了向奕男。”

杜白狼问道:“亭少,你认为是哪个方面来的人???”
陆华亭道:"我觉得,似乎是日本人的残杂余孽做的,日本人在上海的黑帮势力已经被我们剿灭,现在还组织不来人来做复仇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要做,或许也就是劫狱这种事了。”


杜白狼道:“上次灭掉了日本人在上海的黑社会组织,日本军部差点也参与进来,要求巡捕房查办你。可是,在上海的华商势力与法租界的势力联合努力下,他们没有得逞。这一次,发生了劫狱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千万不要让日本军部也参与到其中来,万一是日本军部的势力来劫狱,那亭少你和我们四海就都危险了。”

陆华亭道:“无论是什么势力,现在向奕男已经跑了,不过他的日本工矿图还在我们手上,但是向奕男这个人脑子聪明,他一定还会再绘制一张图给日本人的,我之前没有杀他,留着他一直到现在,真是失策了。这种人实在是不能留,否则就是后患。汉奸有些时候比那些侵略者更可怕。”

杜白狼道:“亭少,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陆华亭道:“先安慰死去弟兄的家属,给家属安家费用。然后,静观其变。”

说罢,他带着杜白狼了其他几位四海的弟兄,离开了囚室。

等到陆华亭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发现夏嫣然已经在他的办公室之中了。

“嫣然,你这是,有什么事吗???”陆华亭问。

夏嫣然的脸色不太好。见了陆华亭,就跟陆华亭说:“华亭,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就是,我在北京的家,来信了,说我的母亲病危,要我们回去一趟,要见母亲最后一面。”


说罢,夏嫣然的泪水已经流淌了下来。
“是吗???”陆华亭听到了,也很着急。

几年前,陆华亭曾经在夏家休养过身体,那是他人生之中灰色的一段日子,但也是最快乐的一段日子。灰色的是他的身体受到的伤害使得他几乎只剩下呼吸的一口气。戴亨利将他打的特别的重。他甚至只能拄拐杖行走。快乐的是,夏家有院落,有梅林,有书,有夏老夫人和夏嫣然安排厨房为陆华亭做的白粥。陆华亭在夏家休养的非常的好,这也是后来他开始恢复元气的那段时间。是个特别的转折点。

陆华亭忘不了夏老夫人和夏老爷对他的恩情。

以及夏家上下对他的恩情。

陆华亭想到这里,陆华亭的心中一阵的被触动。他的心也砰砰的跳着。
他连忙安慰夏嫣然:“嫣然,你别难过,别担心。我陪你回家去,去看夏老夫人。”

夏嫣然依偎到了陆华亭的身体里:“华亭,你真的陪我回去???我已经六七年没有回家了。都不知道家里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家里也找了我好久,这封电报也是家里找了我好久几经辗转才发到我的手上的。”

陆华亭抚摸着夏嫣然道:“嫣然,你说的不错,我陪你回去。陪你回去。你别担心。别担心。别难过。”

夏嫣然这个时候,才停止了落泪,她擦了擦眼睛,抬起头,看着陆华亭,点了点头。

夏嫣然问道:“少威和阿桑去了蒙古,帮派里面的事情不能一天没有你,你能有空闲和我回北京吗???”

陆华亭道:“就是再没有空闲,也得去,我必须去你家,去看望你生病的母亲。以及拜会你的父亲。我们结婚了,他们还不了解我们,但毕竟,我已经和你结婚了。”

陆华亭的眼光闪烁着,接着道:“如果这次启程,我想把小梅也带在身边。让她也去夏阿姨的家看看,然后看看老夫人。”
夏嫣然道:“是不是你不想再让小梅一个人落单在上海???”

陆华亭道:“是的!我觉得,我必须时刻带着小梅,否则我真怕她又出了什么事。这次如果走的话,我决定,小梅,吕嫂,吕崇志,都和我们一起走。”

夏嫣然道:"少威和阿桑去了蒙古,否则他们之中应该有人会和我们同行的。这次,你把小梅他们三个带在身边我没有意见。只是怕你耽误了帮中的工作。”

陆华亭道:“不会的!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说罢,他找人去找杜白狼。让他前来。然后要安排他,去买去北京的车票,一共是五张车票。陆华亭,夏嫣然,陆小梅,吕嫂,吕崇志,人各一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主题

968

帖子

37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50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0 22: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华亭与夏嫣然,陆小梅,吕嫂,吕崇志,就这样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一路颠簸,去了北京。


等到下了火车,就发现北京火车站,已经有人来接他们了。
夏嫣然定睛一看,看到了自己的大哥,夏瀚文。


她走近了夏瀚文,对他说:“大哥,我回来了,你还好吗???妈怎么样了???”她这样问夏瀚文。


夏瀚文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金边眼镜。对夏嫣然道:“小雪,你可算回来了。妈很想念你,你现在快些和我回去见妈。”


说罢就上前来,让下人们去帮夏嫣然与陆华亭拿他们的行李。虽然行李是在吕嫂和吕崇志手中。


夏嫣然道:"大哥你不要着急。我只想,只想知道妈的消息是怎么样了,爸现在好吗?”
夏瀚文道:“先不要问这些了,跟大哥回去,回去就什么都知道了!”


说罢,他让人赶快帮几个人拿行李,然后,让众人跟随他出了北京火车站的站台。


来到了外面,只见,有几辆小轿车停靠在北京火车站之外。


“快上车!”夏瀚文对陆华亭与夏嫣然他们说。


陆华亭示意夏嫣然要听大哥的话。夏嫣然会意。于是五个人都坐进了几辆小轿车之中。大家就这样,回了夏府。


回到了夏家,夏嫣然非常急促地走着,一路就这样来到了夏老妇人居住的房子之中。


到了夏老夫人的居所。却见,原来夏老夫人没有什么病,她正端坐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手中拿着念珠,在念佛。


“妈!”夏嫣然一下扑倒在夏老夫人面前,跪了下来,落了泪。
“妈你怎么了妈???电报里面不是说,您生病快不行了,要我尽快的回来???可我回来了,您却没什么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嫣然说。


夏老夫人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夏嫣然,也快落泪了。她道:“小雪,是妈让你大哥给你发的电报,若不这么说,你怎么才能快些回来啊?”


夏嫣然道:“可是!”


夏老夫人这个时候看到了陆华亭,她说话了:“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陆华亭,陆先生吧,几年前,您还曾住过我们家。”


陆华亭摘下了帽子,笑了笑道:“是的,是我,而且我必须和您说,我现在要叫您一声妈了。因为,我和嫣然已经结婚了。”


夏老夫人微笑道:“我知道你们已经结婚了,如果不是你们结婚的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从上海传到了北京,我也不知道,原来小雪还在上海,这几年我们一直忍住没找她,可是,今年,我和她父亲实在是想念她,所以才把她叫回来的!”


陆华亭道:“是的,我和嫣然结婚了,我们在一起,很幸福。还要感谢夏老夫人,夏老先生,以及一家人对我们的惦记。”


夏老夫人这个时候,又看到了陆华亭的女儿,陆小梅。
“请问,这位是。。。”


陆华亭道:“这是我的女儿,但是不是我和嫣然生的。是我和我第一位夫人所生的女儿。小梅,快见过夏老夫人。”


陆小梅上前道:“见过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笑道:“好好!这位姑娘长相真好。真水灵。父亲就生的好,难怪女儿也这么漂亮。”


陆小梅也笑了笑,被夸的有些脸红。


夏瀚文这个时候上前道:“妈,是不是该让妹妹和妹夫下去休息了,我这就安排厨房做饭。晚饭大家在一起吃。”


“好好!”夏老夫人答应着。


于是,陆华亭与夏嫣然就回到了曾经夏嫣然的居所。周围全是梅林。中间就是夏嫣然自己的房屋。


陆华亭等五人,将行李都放在了夏嫣然的居所,然后大家在房中休息了。


女仆人阿薇给众人派了茶。


到了晚上,夏老爷也从外面回来了。


众人,夏瀚文,夏瀚武,夏嫣然的姐姐,夏林,夏枫等等,都回来吃饭了,加上陆华亭等五个人,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厨房做的饭非常可口,夏家是大户人家,饭菜很好吃,而且菜上的非常华丽,什么肉鸡鸭鱼虾,都不在话下,陆华亭觉得,就连段大帅请他吃饭,恐怕都没有夏家的饭菜,这么的好。他是一个久经风霜的人,一生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于今,他非常被这浓浓的亲情所感染,这天晚上,他感觉到很幸福,很感动。于是,饭也吃的也很香。




吃过了饭,大家都要下去休息了。陆华亭与夏嫣然等五人,也回到了夏嫣然的居所。
可是,等到五个人回到居所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人来到了他们居所的门前。


这个人,就是夏瀚文。


“陆先生,我有些话想和你谈,不知道,你能和我单独谈谈吗???”
夏瀚文说。


“谈话???”陆华亭道。他想了想:“好。我这就来。”


夏嫣然来到陆华亭面前,陆华亭示意,让她回到居所之中,帮忙照顾好陆小梅,吕嫂和吕崇志。


夏嫣然也只有答应。


就这样,陆华亭随着夏瀚文,走出了居所。


他们两个来到了居所外面的梅林之中。


这个季节,梅林之中的梅还没怎么盛开,但也快开了,这个季节已经快到冬季了。
梅林里面一派的空气清新,抬眼望天空,可见天上的清晰的繁星。


夏瀚文走到梅林深处,站定了,月光下,陆华亭对夏瀚文也看的很清楚,他也站住了。


借助着远处居所的灯光,以及天上的月光,两个人还是都能看的清楚对方。


夏瀚文这个时候站住了后,对陆华亭说:“我不知道,是叫你陆先生好,还是叫你妹夫好。”


陆华亭道:“大哥,你还是叫我妹夫吧。”


夏瀚文道:“好。我叫你妹夫。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前来???”


陆华亭摇了摇头:“不知道。”
夏瀚文道:“好,我来告诉你。我们家,其实知道,你是上海当地,最大的黑社会,四海帮的老大,你是一个很厉害的黑帮大哥。”


陆华亭并不否认:“是的大哥,我是黑帮大哥,我从前,是做军人的,现在命运的原因,我阴差阳错,做了黑社会。”


夏瀚文道:“今天我请你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你,放弃黑帮的一切,然后,和我妹妹夏雪在一起。因为,我们家不想自己家的女婿,是黑帮中人,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够知道,并且,能够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


陆华亭道:“大哥,你是说,你要我放弃并脱离黑道???”


夏瀚文道:“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18-1-19 11:46 , Processed in 0.43669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